地冥。 《3D激戰天下》是黃政嘉進公司的第一個代表作。  圖片提供霹靂國際多媒體
地冥。 《3D激戰天下》是黃政嘉進公司的第一個代表作。 圖片提供霹靂國際多媒體
江山快手。《3D激戰天下》是黃政嘉進公司的第一個代表作。  圖片提供霹靂國際多媒體
江山快手。《3D激戰天下》是黃政嘉進公司的第一個代表作。 圖片提供霹靂國際多媒體
素還真。《3D激戰天下》是黃政嘉進公司的第一個代表作。  圖片提供霹靂國際多媒體
素還真。《3D激戰天下》是黃政嘉進公司的第一個代表作。 圖片提供霹靂國際多媒體
佛劍分說的背景故事最吸引黃政嘉。圖片提供霹靂國際多媒體
佛劍分說的背景故事最吸引黃政嘉。圖片提供霹靂國際多媒體
在日本學設計的黃政嘉,替霹靂注入新風采。(粘耿豪攝)
在日本學設計的黃政嘉,替霹靂注入新風采。(粘耿豪攝)

30歲出頭的黃政嘉,是霹靂布袋戲品牌總監,也是霹靂董事長黃強華的女兒,談吐間充滿活力,講出口的話多是年輕人的詞彙,卻傳達出明顯企圖心,作為布袋戲世家黃家第5代,她扛下大旗,一手行銷霹靂30年來最燙手山芋《霹靂英雄戰紀之刀說異數》。

黃政嘉從小就生活在堆滿布袋戲的家,雲林老家的透天厝中,能用的空間都是黃強華的辦公室,「小時候不懂,看到戲偶會怕,我哥還騙過我說家裡牆上的亂世狂刀眼睛會動。」念國中時,她開始明白角色故事,逐漸被霹靂布袋戲吸引,也一頭栽進了宅女的世界。

升高中後黃政嘉開始Cosplay霹靂布袋戲的角色,不過她很特別,主流的美女角色都不愛,偏好扮演風格鮮明的人物,曾扮過赦生童子、人形師、小活佛,笑說:「我最喜歡的是佛劍分說,礙於外型沒辦法Cos他。」後來甚至匿名偷偷加入後援會。

考上大學後,黃政嘉開始寫同人小說,也會幫霹靂布袋戲的角色做二次創作,寫下英雄們的番外篇,「戲偶是沒有表情的,就像小時候玩芭比娃娃、機器人,我們都要投射感情在上面,要腦補才會精采。」那時她開始匿名投稿霹靂月刊,把文章丟上論壇跟同好分享。

3D公仔嘗首勝

「爸媽一直都沒要求得繼承家業,畢業後我去日本念書,在設計公司上班,待了2年半,因為我不甘心被人家說是企業二代有自家可待。」以前黃政嘉總是匿名支持霹靂布袋戲,但到了日本反而每天炫耀,跟同事們分享霹靂布袋戲,「其實在日本工作的那段時間,都在想我最愛的霹靂布袋戲,所以我還是回來了。」

黃政嘉到霹靂工作進入商品部門,馬上就遇到了麻煩,「那時候公仔部門有一批公仔反應不好,業績下滑很多。」於是她利用日本所學,把職人文化帶進霹靂,先捧紅製作公仔的原型師,行銷師傅背後的故事,接著順利推出霹靂公仔最暢銷的《3D激戰天下》系列,這算是她的出道作品,首戰即告捷。

有段期間,霹靂布袋戲只要脫離正劇,延伸到無論是漫畫、電影、周邊,幾乎都踢鐵板,「公司拍《奇人密碼》的時候重挫,有陣子大家都陷入低潮。」2年多前,黃政嘉的第二場戰役展開,這回她贏得更精采,成功跨界推出風靡一時的《東離劍遊紀》。

黃政嘉擔任《東離劍遊紀》的行銷統籌,主攻她熟悉的日系風,「當時抓出幾個重點,霹靂布袋戲的玄幻武俠世界觀、動漫圈喜歡的元素、抓住女性觀眾偏愛美型的喜好,也辦了第一個聲優感謝祭。」最後《東離》系列在日本圈粉無數,連北美都頗受好評。

嘗試多人配音

直至去年,黃政嘉面臨了最大的挑戰,也就是重啟霹靂宇宙的《霹靂英雄戰紀之刀說異數》,她的工作是聲音後期製片,處理的是全公司一直沒人敢碰的關鍵問題,「配音」。

霹靂去年屆滿30周年,戲迷總是聽慣「八音才子」黃文擇一人聲飾多角,隨著收視習慣改變、劇集太龐大等問題,就如同美國漫畫DC或漫威一樣,重新出發的《刀說異數》確實是必要的。於是《刀說異數》從以往的單口配音,改為多人配音,「我們正處在陣痛期,要吸引新的戲迷,讓看了一半中斷的戲迷回歸好銜接,同時也面臨掉粉絲。」確實不少人非黃文擇配音不看,霹靂少了這熟悉的聲音,黃政嘉也還在思考如何解決會更好。

即使問題還沒解決,黃政嘉的邏輯跟態度都非常正確,「配音現在面臨3個問題,1是聲音表情、2是劇本對話太滿導致語速太快、3是台語發音問題。」這3項都是資深戲迷無法一時半刻適應的改變,特別難克服的是台語發音,黃政嘉解釋:「我叔叔(黃文擇)的台語包含了創作,變成了霹靂語言,其實霹靂的台語跟台語,有滿大的不同。」

黃政嘉的第三場仗已開始,是霹靂布袋戲必經的背水一戰,曾經那位宅女,一眨眼變成肩負重任的品牌總監、黃家第五代傳人,她的下一步,不僅戲迷,所有霹靂人都在看。

#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