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替立委補選同黨候選人輔選,高雄市長韓國瑜南北奔波,結果國民黨未能攻下兩個深綠選區,但雖敗猶榮,韓國瑜輔選期間展現的超高人氣和跨越藍綠的包容力,國民黨內仍無人可及。擺在國民黨中央和有意爭取總統提名者眼前的現實是,民進黨止跌後,將加快蔡總統和賴清德的整合,如果不提出最強候選人,國民黨2020年總統大選不見得有勝算。

不過,民進黨若認為危機已經解除,2020將噬臍莫及。誠如前代理黨主席、基隆市長林右昌所言,九合一選舉「韓流」效應的發生,一大半是民進黨自己累積的汽油桶,政策處理不好,累積非常多民怨,韓國瑜只是最後「點火」的人。民進黨執政累積的民怨並沒有因立委補選過關而消失,而是全黨把補選拉高到關係民進黨存亡的悲情牌,呼籲支持者搶救「只剩一口氣的民進黨」,才讓深綠支持者願意出來投票,有人戲稱這是「全黨救一人」,對照韓國瑜在九合一的「一人救全黨」。

國民黨丟掉1席、民進黨得票率驟減,反映一個現實,民眾厭惡藍綠比爛、希望制衡藍綠的結構力量強大。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身體力行「苦民所苦、庶民經濟」理念,正中民眾痛處,挺韓成了全民運動,背後當然是對藍綠政客深惡痛絕的失望。

長期以來,面對台灣各種困境,民進黨只會怪大陸,國民黨只會依靠大陸,完全忘了只有莊敬自強,才能處變不驚。幾十年來,藍綠只會在統獨假議題內耗,政府財經、農業、醫療、環保到能源等公共政策,屢遭利益團體綁架扭曲。連最核心的護漁、護農政策,藍綠長期以來,只利用老農年金或政府採購等便宜行事,舉債送糖,未能從市場面培養競爭力。為護住邦交國,不借讓友邦農產品大量傾銷台灣,打擊了自己的農民,當財政困窘無力擴大採購時,農漁民遇到價格崩跌,當然就求助無門。

問題是,為何等到韓國瑜出現,大家才驚醒,原來台灣水果、漁產如此受到其他國家歡迎,原來農漁民靠自己就能走出去,關鍵只在沒有平台。韓國瑜出訪星

、馬,拚回數億元訂單只是開端,當大陸地方農特產都走上機械化標準製程,讓地方和農民大翻身時,沒理由台灣名聞全球的特色庶民美食不能席捲大陸市場。

台灣的困境就在於藍綠兩黨長期的利益化、派系化,仰承黨意卻遠離了民意,否則,韓國瑜怎會在國民黨被冷落?民進黨怎會重返執政才2年多,就被支持者放棄。

太多糾纏的難題等著下一任總統力挽狂瀾,2020年是台灣關鍵時刻,新政府必須在最短時間內重啟兩岸協商,平息對岸軍機艦繞台的緊張局勢,才能為外資和台企回流創造有利條件。必須讓台灣日益孤立的國際處境止血生養,重返聯合國功能性機構,尤其必須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不能讓台灣淪為棄子。更重要的是,新政府必須擺脫長期以來,藍綠兩黨充斥虛假的政客言語、謀官營私的積習,如同韓國瑜所言,「鬼混的政黨和政治人物都要下台」。

當下,韓粉們認定了唯有韓國瑜能改變藍綠的惡質文化,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開始正面回應韓粉的熱情,認為若韓國瑜能當選總統,讓高雄和整個國家建設合併在一起,「不會對不起高雄」。反之,在民進黨政府卡韓下,韓國瑜在高雄市如何施展抱負?高雄市民會明白「台灣好,高雄才會好」的道理。國民黨沒理由不提名最強戰將,立委補選更凸顯國民黨還是韓國瑜一枝獨秀的困境,有意爭取總統選舉提名的其他老太陽們,都缺乏擴大票源的開拓力和爆發力,更不如韓國瑜的親和力。補選落幕後,韓粉反而更加集氣力拱韓參選總統。

如韓國瑜出馬,對國民黨和北京而言都是新的挑戰,韓國瑜必須揮別馬政府8年過度依靠大陸的軟弱,在拚經濟外,也要能護主權。韓國瑜必須提出能團結最多數民眾的兩岸政策,建立兩岸通向雙贏的平台。

但韓流也是藍綠紅的機會之窗。民進黨失去政權後,勢必要反思台灣主權論述,有機會改造體質;國民黨將更貼近民意。至於對北京而言,韓國瑜代表兩岸相向而行,大陸對台灣的反獨高壓手段將失去正當性,必須務實處理兩岸政治分歧,做出合理安排,讓韓流持續。

#民進黨 #國民黨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