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民吃串燒看球賽過夜生活。(中新社資料照片)
北京市民吃串燒看球賽過夜生活。(中新社資料照片)
山東聊城大學校園內,一名大學生用行為藝術宣傳健康睡眠。(新華社)
山東聊城大學校園內,一名大學生用行為藝術宣傳健康睡眠。(新華社)
2018年大陸晚睡黨地域分布
2018年大陸晚睡黨地域分布

據大陸市調公司艾瑞諮詢發布的《2019年中國熬夜晚睡年輕人白皮書》,大陸約23.7%的年輕人凌晨才就寢或作息不規律。年輕人普遍為「晚睡黨」已是常態,他們雖然明知熬夜對健康帶來傷害,但又捨不得入眠,被大陸媒體稱為「報復性熬夜」。

福建省華僑大學學生張羽每天凌晨都在微博發文,「明天再熬夜就把手剁了」;但隔天又繼續追劇到凌晨2、3點。廣州中醫藥大學的小霞每次聚會都會向同學訴說熬夜的危害,但其實自己也是習慣性晚睡。

熬夜原因林林總總

張羽、小霞這種時間上能夠早睡,明知道晚睡對身體帶來負擔,卻忍不住熬夜的年輕人,近期被貼上「報復性熬夜」的標籤,且不算少數。據艾瑞諮詢調查,15到35歲的大陸年輕人中,認定23至24時為入睡時間的人占約38.2%;認為24時以後才是睡覺時間的則有49.9%,將近半數。

從地域分布來看,「晚睡黨」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占比約30.8%,二線城市為43%,三線或以下城市的比例達26.2%。在一線城市中,大部分年輕人24時後入眠,失眠原因與加班、喝了提神飲料、睡眠時間不足等有關;二線城市年輕人偏好在22至23時之間入眠,會因睡眠環境、課業壓力、育兒壓力等因素失眠;三線或以下城市年輕人的睡眠時間不固定,作息不規律是影響睡眠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晚睡黨中,42.5%為「強迫式熬夜」,礙於工作與學業仍未完成,不得不晚睡;33.6%是「習慣式熬夜」;11.2%是「矛盾式熬夜」,明知道晚睡帶來的痛苦,但仍控制不了自己;10.5%為「傲嬌式熬夜」,自認還年輕,因此想要再熬夜一下;最後有2.3%是「冷漠式熬夜」,認為晚不晚睡已經無所謂。

白天緊繃暗夜放鬆

這些年輕人到底在忙什麼?一名剛出社會的年輕人鄒德寶說,他在大學時不會熬夜,「我到期末都不熬(夜),舍友(室友)叫我活神仙」;但現在白天被工作弄得精神緊繃,晚上終於有個人時間,習慣打遊戲放鬆心靈,如今他進入職場不到1年,就寢時間已經越來越晚。

「光陰短暫,不能辜負了夜晚。」華東師範大學的寧蘭說,她晚上才有自己時間,可以好好放鬆,因此必須做點事情,例如看偶像明星的社群媒體等。

「夜裡大家都已入夢,沒人打擾我。」在大陸國企上班的楊勇表示,他的工作壓力不大,上班還有閒暇時間,但平常要奔波在同事聚餐、公司活動等社交場合,只能利用半夜做自己想做的事。

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部心理健康服務中心諮詢師李初曦認為,年輕人的報復性熬夜其實是一種過度補償行為,因為他們在白天無法掌握自己的時光,只能透過晚間彌補控制時間的需求。

李初曦指出,不少年輕人雖然深知熬夜帶來的危害,但會透過晚睡來抵抗焦慮情緒,在這過程中取得快感;當他們往後日子沒找到正確方法對抗焦慮時,就會繼續陷入熬夜的循環。

李初曦建議,年輕人要對自己的身心靈狀況更加關注,必要時應該尋求外界幫助。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