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剌和林是一遼闊世界性帝國的都城,城裡有來自花剌子模和波斯的金工工人和織工、來自中國的抄寫員和陶工、來自俄羅斯的軍人、來自高麗的文書和製紙工人、王宮貴婦出身的女僕、原住在豪宅大院裡的拾糞人,乃至一名來自巴黎的金匠。各種宗教的占星家、僧侶、教士群集於蒙古汗廷。除了基督教禮拜堂、穆斯林清真寺、佛寺、道觀,在此還能找到一所兼具教學功能的孔廟。

與至死都和士兵在一塊的成吉思汗不同的,窩闊台一二三四年將近五十歲時退出征戰。他離開戰場返回蒙古。他的健康因為嗜酒而垮掉,回乾草原度晚年時似乎被弟弟拖雷的鬼魂纏身。他似乎中風或得了某種重病而無法視事,因此他的妻子脫列哥那掌理朝政,一如也遂在成吉思汗晚年那般。金朝覆滅之後,脫列哥那以她病重夫君的名義向南宋、高麗王國、欽察及吐蕃發動新攻勢。窩闊台的兒子和將領在外打仗,脫列哥那和她的大臣掌理帝國,發布由她署名的敕令。

窩闊台之妻攝政

在脫列哥那治下,蒙古人取得其第一個都城哈剌和林(突厥語稱之為Karakorum,並以此名通行於西方)。它建在鄂爾渾河畔,該河流出杭愛山之處,正是先前突厥部落建立都城之處。但這時它是一遼闊世界性帝國的都城,城裡有來自花剌子模和波斯的金工工人和織工、來自中國的抄寫員和陶工、來自俄羅斯的軍人、來自高麗的文書和製紙工人、王宮貴婦出身的女僕、原住在豪宅大院裡的拾糞人,乃至一名來自巴黎的金匠。各種宗教的占星家、僧侶、教士群集於蒙古汗廷。除了基督教禮拜堂、穆斯林清真寺、佛寺、道觀,在此還能找到一所兼具教學功能的孔廟。

窩闊台於一二四一年去世之後,脫列哥那成為攝政,接下來五年她統治世界史上最大的帝國。如今在蒙古境外,她鮮為人知,但在當時,統治那麼大的領土或那麼多的人民,她是頭一人。直到十六世紀西班牙的伊莎貝拉(Isabella)、斐迪南(Ferdinand)在位時,才有足以和她的帝國匹敵的跨洲帝國,直到十九世紀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治下的英國兼併印度、緬甸,才有君王擁有那麼大的版圖或那麼多子民。

脫列哥那的帖麥該(tamgha),也就是烙印在她的牲畜上的標記,是個風格化的弓,而那成為她的印璽,取代她丈夫的S形印璽。她的弓印鑄在錢幣上,錢幣表面用不同語言清楚宣告她的官職和權力,至於用哪種語言,則視錢幣的發行地而定。若用帝國裡最通行的語言突厥語,錢幣上刻的是Ulugh Mughul Ulus Beg,意為「大蒙古國統治者」。

窩闊台死後,耶律楚材漸漸失勢。他才五十四歲,卻已是來自另一個時代的活遺物。他受尊敬但遭冷落,在朝中失勢,信誓旦旦要增加稅收、取得更多奢侈品的其他顧問則成當朝紅人。這些人未和成吉思汗一起打過天下,未在求勝之路上出過力,但這時搖著尾巴過來,一心想剝削他的子民。耶律楚材一二四四年死於哈剌和林,據說為成吉思汗的嗣子走錯路而傷心欲絕至死。

家族政治對立加劇

耶律楚材死後不久,兀良哈人速不台退休。他是老札兒赤兀歹的侄子,成吉思汗的核心集團裡最受尊敬且尚在人世的顧問。鐵木真年輕時在不兒罕合勒敦山認識的人,這時只剩速不台還在世。成吉思汗去世後,他繼續打了將近二十年的仗。速不台在從中國到匈牙利的諸多地方打過仗,征服的城市之多為其他蒙古領袖所不能及。晚年時他仍受到皇族較年輕一輩成員勉為其難的敬重,但此外就只得到冷落。他非常反感於蒙古政治現狀,因而像耶律楚材一樣引退。修士柏朗嘉賓說一二四七年見過他,這時他據說已變得很重,但有人說他回到匈牙利,回到一二四一年他拿下平生最大勝利的地方。他把兒子取名為兀良哈台(Uriyankhadai),以向他所屬的部落致敬,而這時兀良哈台已是戰功彪炳的將領,征戰東歐各地。有人說這位老戰士想死在多瑙河邊,他兒子身邊,但這一浪漫說法完全取材於道聽塗說。此說或許屬實,但也可能是向壁虛造,意在掩蓋速不台對他所協助打造之帝國的失望。一二四八年速不台去世,那批穩健老成的重臣也跟著徹底凋零。

再怎麼牢靠的繩子,久了還是開始鬆散,繫住成吉思汗之蒙古國的那條金繩亦然。在穩健老成如故的表象底下,家族裡的政治對立加劇。脫列哥那鞏固帝國、集中權力有成,到了一二四六年,她認為已可以放手將帝國交給她不得人心且大體上無能的貴由掌理。他登基那個夏季,天氣冷得嚇人,以哈剌和林為中心的區域刮起雪暴,下了致命冰雹,還淹水。由於受損於強風,甚至說不定是龍捲風,封大汗儀式不得不延到八月。

外族人不只獲准,還被鼓勵出席這一儀式,這在史上是頭一遭。據不同史家的說法,多達兩千名外族官員和同樣多的隨員觀禮。其中許多人已是蒙古人的家臣,還有些想求得這個新世界霸主的眷顧。他們不得參與大汗的遴選或目睹真正的登基大典,但獲准在貴由登基後獻貢,表示順服。一二四六年的哈剌和林大會是第一場有許多國家的大臣和元首參與的國際高峰會。「埃米爾、省長、代理人、代表從東南西北不遠千里來到他的斡兒朵,」拉希德丁寫道,「沒人見過這樣的集會,任何史書裡也未見過類似的集會。」他們遠從德里蘇丹、羅馬教皇、土耳其的塞爾柱蘇丹、巴格達哈里發的宮廷過來。兩個都宣稱自己是正統喬治亞王的人(都叫大衛)前來向大汗致敬,請求大汗冊封為新的喬治亞王,亞美尼亞國王的兄弟,以及俄羅斯大公,連同他的兒子──大英雄亞歷山大.涅夫斯基親王,也到來。為安置眾多賓客,有兩千頂帳篷搭了起來。

(待續)

#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