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歹戲拖棚,歷經超過二年的時間,到底要軟脫歐、硬脫歐或是二次公投至今無解,但已經造成人才外流及企業出走,國家競爭力崩壞。不幸的是,台灣正重蹈英國的覆轍。

英國脫歐迴圈

有日不落國之稱的英國近年的脫歐戲碼宛如八點檔的連續劇,剛開始高潮迭起,然現似已經成為永無結局的戲碼。英國並非一開始就加入歐洲的整合,拒絕加入1957年成立的歐洲經濟共同體(簡稱EEC,為歐洲聯盟的前身),之後看到整合的好處後又反悔,申請加入EEC,二次遭到法國總統戴高樂反對,直至戴高樂過世後,英國才於1973年1月1日成為EEC成員,但加入後國內卻又有人反對,進而於1975年發動脫離EEC公投,當時多數英人贊成留歐。1993年11月1日《馬斯垂克條約》生效,歐盟成立,英國也成為EU的第一批加入的會員國。縱然英國為歐盟的成員,但英國內部對於是否留在EU內一直有反對的聲浪,與歐盟主要成員齟齬不斷。

二年來英國國會不斷的否決各項提案。3月14日國會終於有同意的事項,即通過延長《里斯本條約》第50條的期限。換言之,經過多回合的談判與英國國會的多次表決,唯一獲得確認的是,又重新回到原點,英國與歐盟未達成任何的協議。

所有的好處我都要

反歐者不滿英國每年需交付歐盟約數十億至百億英鎊的會員費,獲得歐盟補助的金額卻相當有限;其他會員國的人民大量移入英國,搶奪本國人的就業機會;對收容難民的看法也與歐盟立場相左。疑歐者完全忽略了,加入歐盟帶來的好處,諸如零關稅讓英國五成商品在歐盟銷售;歐盟移入的人口,提供大量的勞動力,奠定英國汽車業等產業的基礎;倫敦身為國際金融中心,有三分之一仰賴歐盟市場,脫歐後將喪失「牌照通行權」,引發企業出走,減少數萬個工作機會。

加入經濟整合組織,會員國本即應遵守組織規範,負擔必要的義務,尤其是高度整合的歐盟,對會員國的要求更高,取消會員國間的關稅,會員國間勞力、商品、資金與服務可自由流通。從上述談判的過程可知,英國人的心態就是,不想要負擔歐盟的任何義務,卻想要繼續維持歐盟經濟整合國家享有的各項好處,EU根本不可能答應這樣的要求,否則其他成員國也將要求比照辦理,歐盟勢將崩解。

英國以拖待變的結果,表面上各項制度似無改變,但卻已經引發信心危機,許多歐洲總部設在英國的跨國企業正打算轉移據點或縮小規模,尤其對金融業的衝擊更大,引述媒體報導,英國金融顧問公司安永保守估計,英國銀行業與其他金融公司已將至少8000億英鎊資產移出英國,轉進歐盟。

台灣正在複製英國沉淪經驗

台灣近年來經濟發展停滯,低薪成為常態,扣除物價後的實質經常性薪資不及2001年的水準,人才大舉外流。悶經濟很大的原因在於缺乏外國大型投資,根據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CIA)統計,至2017年底台灣外人直接投資的總額只有856億美金,居48名,遠遜於香港的1.9兆美金(第5名);大陸1.5兆美金(第6名);新加坡1.29兆美金(第9名);越南3187億美金(第22名);馬來西亞1332億美金(第42名);南韓1930億美金(第31名)。

為何外人不願來台投資,究其原因乃係台灣法令過於保守,主管機關監管過嚴,外國人除了科技產業外,幾乎都沒有興趣投資。只有推動國內自由化,開放市場與鬆綁法令,制度與國際接軌,才有可能吸引外商投資。惟在現階段欲全面開放市場,大幅修改法令,恐遇到極大的反彈。此時經濟特區就是一個好的選擇,先選擇區域性的彈性開放,若成效良好,再推展至全台灣。過去國民黨時代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就是這樣的產物。

此外,身為出口導向的國家,卻未能參與國際經濟整合,也無法與主要貿易夥伴簽署自由貿易協議,出口難與大陸、南韓等對手競爭。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說時就曾表示,將帶領台灣加入區域貿易協定,包括加入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美國退出後改為CPTPP),以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等區域協定。但不管是加入區域貿易協定或是簽署FTA,都需要開放國內市場,尤以CPTPP為全球高標準、高品質自由貿易協定,除消除98%貨品關稅,還包含服務業開放、智慧財產權、投資自由化等內容,遠超過WTO的規範。自經區就能提供一個開放的環境,讓台灣的企業及早因應,降低未來開放的衝擊。

然而,當前的政府心態卻與英國相當接近,執政近三年來以意識形態治國,凡事政治掛帥,漠視各項問題,不但不願意開放,也沒有準備好融入區域經濟整合,還譏諷自經區是「過期產品」,妄想外來投資自己會憑空出現,或是日本與美國友邦將自動與我簽署FTA或邀我加入CPTPP。毫無作為只讓人才、資金持續外流,台灣的國際競爭力跟著陪葬。

#歐盟 #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