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蔡英文選擇任命賴清德為行政院長時,我就說過,這是一個「就近看管」且占便宜的權謀,賴清德上台是蔡總統的「政治需要」。當時蔡的施政滿意度跌到谷底,而賴正是志得意滿的「賴神」,聲望居高不下,獨派大老們紛紛喊話要蔡英文讓賢。設身處地替蔡英文想,情何以堪,稍不留意,恐怕就會被「政變」;放賴清德在外養望,繼續做大而威脅自己,智者所不為,於是乎,師李登輝鬥垮郝柏村的故計,以國防部長、行政院長大位為餌,讓郝柏村自廢武功,脫下軍裝、改為文職的策略就被套用。

難道郝柏村不知道閣揆職位是個誘餌嗎?他當然知道,只是自信心爆棚,覺得李登輝不是對手而已,所以毫無畏懼地踏入陷阱。賴清德也是一樣,明知道蔡英文一方面要就近看管自己,另一方面是要借助自己的高滿意度來拉抬她的低迷聲望,但他自信能夠在閣揆位置上面坐穩,並且加分。換言之,賴清德是企圖取代蔡英文,至少要和蔡英文平起平坐,這點至為明顯,所以同樣毫無畏懼地也踏進陷阱。只不過,閣揆身分沒替賴清德加分,反因施政績效不佳而自暴其短,讓賴神走下神壇。

但蔡英文的施政滿意度依然低檔盤旋,賴清德再受傷,還是能夠和蔡英文打個平手,既然如此,不受歡迎的現任總統和政黨領袖,引起黨內挑戰者覬覦大位的情勢發展,我們不應該有任何意外的想法。其實從蔡英文登記黨內初選的發言來看,她的初選競選策略會是「悲情/同情」的主軸。外圍系統指責賴清德突襲,企圖形塑賴清德不厚道的形象,並同時訴諸團結,而她自己也依循這樣的競選策略軸線,同樣以「自己和黨員都表示意外」的言語來隱喻賴清德的不厚道,再以軟性情感訴求提醒支持者回憶當年民進黨敗選後,是她撐起民進黨的歷史故事。

蔡英文的競選策略維持一貫文青風,不談實質問題,只以華麗辭藻包裝,訴諸感性情緒。但賴清德的競選訴求就很有趣,基本上是迎合獨派,所以談台獨和特赦陳水扁,然後略帶提到經濟成長與發展的重要。兩相比較,真是「理性與感性」的對決。不過,從蔡賴兩人的交鋒應對來看,那些寄望民進黨分裂而能漁翁得利的想法,可以早早放棄這不切實際的幻想了。無論蔡英文還是賴清德,都在控制攻擊範圍,誰也不想要破局。蔡英文沒有用黨政機器發動全面鬥爭,賴清德也擺出「君子之爭」的姿態,在蔡英文出訪期間暫停競選活動。更重要的是,賴清德定調「制度內的公平競爭,才是真團結」,換言之,競爭到初選有結果為止。

在這樣的情形下,蔡、賴無論誰出線,落敗者都很難取得參選正當性,也都沒有反悔的本錢,只是這裡頭只有賴清德是穩贏不輸的。蔡英文初選輸,很難看;初選贏,也還要靠賴清德來拉回獨派支持。但這些政治算計都是政治人物生活的日常,對升斗小民而言,看到的是「按照制度走的民進黨」,遠比國民黨那群太陽們來得守規矩。所以雖然今日蔡、賴機鋒處處,但不必擔心或期待民進黨的分裂,更別想漁翁得利;反倒是國民黨還沒開始辦初選,就已經有人明示暗喻不會尊重初選結果,預留相罵本。兩相比較,這總統選舉還沒開始,國民黨就先輸一半。

(作者為淡江大學教授兼全球發展學院院長)

#賴清德 #民進黨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