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每天在職場中所面臨的各式競爭,讓人覺得「壓力山大」。但隨著全球化的到來,一些行業的競爭壓力已經提前從「實習生」開始,部分在香港、上海金融圈打滾多年的資深高管指出,滬、港投行的國際化程度高,薪資更是以優渥出名,光是實習生的月薪就可給出「3萬至5萬港幣」的價碼,超高薪資吸引全球名牌大學生爭相投入,職場上的生存遊戲提前上演。

來自台灣的蘇振,目前在香港的外資投行擔任高管,之前則在上海的多家中、外投行擔任過要職,超過20年的資歷,讓他看遍兩岸三地、乃至全球的菁英在職場上的表現。

他指出,從各地員工的特性來看,大陸員工的積極度遠勝台、港員工,尤其是一些新進員工,年紀輕輕就懂得經營關係,培養職場人脈,並藉此爭取工作上的表現機會。有趣的是,蘇振坦言,辦公室只要有陸籍員工,職場氛圍就會發生微妙變化,「就像鯰魚效應一樣,很多人會受到影響」,就連一向較為被動、溫和的台籍員工,也會在環境的壓迫下,不得不努力爭取表現,避免被職場淘汰。

而這樣的競爭壓力,這兩年則慢慢在提前浮現。最明顯的就是一些大型投行的實習生。蘇振指出,香港外資投行開給實習生的薪資高得嚇人,有的月薪就高達5萬港幣,陸資投行也有3萬港幣的水準,這種「高價實習生」在滬、港金融圈並非個案,由於薪資豐厚,吸引全球名牌大學畢業生爭相前來應徵,其競爭激烈的程度,不下於正職工作。

蘇振表示,在大陸,不少畢業生在大三就開始在企業實習,在香港,甚至不少大一新生已經在留意實習的機會。蘇振提醒,台灣的大學生未來若想在像香港、上海這樣國際化職場中爭得一席之地,爭取到企業「實習」非常重要,因為,全球化的競爭已經提前在「實習生」身上發生了。

#薪資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