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術成為被操控的工具時,你,還敢進入藝術市場嗎?」國際知名藝術觀察者,《錢暴》作者喬治娜‧亞當的新作《錢暴後的暗處》,揭示21世紀藝術市場,由資本家、藝術家、藝術經紀、畫廊、拍賣公司聯手形成的宮鬥戲,近來成為台灣藝術圈關注討論的話題,如何在藝術品商品化的潮流下堅持藝術的初衷,也成為一條披荊斬棘之路。

喬治娜‧亞當指出,2014年時藝術市場蓬勃,隨之而來則是藝術品和藝術家商品化,購買藝術品成為投機買賣、作品偽造等現象也不絕於耳,她指出原因之一在於太多藝術家都在創作,甚至有「當代藝術最終的狀況,就是送回倉庫」的說法。對此,台灣大未來林舍畫廊負責人林岱蔚觀察指出,過去藝術品能見的平台少,藝術家努力多年才能獲得畫廊、美術館青睞,如今則似乎有「創作就是藝術家」的傾向,「藝術價值因此而模糊」。

林岱蔚仍認為,僅管藝術品的商品化儼然成為一股洪流,但仍有相當多數的藝術家與藏家「心中有把尺」,相信藝術家是憑藉信仰創作,且「藝術市場正動盪,藝術品真是好投資?若出發點錯誤,其實不會買到有價值的藝術品,投資報酬還不如炒股。」

林岱蔚認為大部分的藏家仍是對藝術品有理解和認知的過程才參與的,在藝術市場的大環境中,不論藝術家、畫廊、藝評、藏家,最終都要回到對藝術的初心,他舉近日同樣受到藝術圈討論,Netflix上的影片《絲絨電鋸》為例,雖說是以凶兆作為道德報應的虛構故事,但對藝術圈的描寫十分逼真,尤其有趣的是如雷妮羅素飾演的資深畫廊業者,最後是被自己最初的刺青「終結」。

當代藝術家陳建北指出,或許市場上總說有些風向更好銷售,或說創作者已飽和,但他以印象派畫家為例「他們也不是迎合當時的學院論述,而是以作品反應時代」。他相信,任何時代、地域或文化,最終留下的還是具創造力的作品,而非跟隨市場起舞者。

#藝術 #藝術家 #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