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要央行2019年貨幣及財政政策同步轉向寬鬆,法人指出,在貨幣寬鬆下,有利美債殖利率走低,帶動高收益債漲升行情。就歷史經驗顯示,當美債殖利率快速走降階段,都是擔保高收益債的起漲點。

台新優先順位資產抵押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邱奕仁表示,美國聯準會(Fed)今年可望停止升息、提前結束縮表計畫;歐洲央行今年不僅不升息,甚至將在9月實施新一輪的TLTRO(長期再融資操作政策)對市場再度釋出資金;大陸則實施減稅降費寬鬆銀根,主要國家貨幣政策走向寬鬆。

邱奕仁指出,目前歐美高收益債利差均高於近三年平均值,若美國、歐洲央行持續維持鴿派立場,看好利差仍有縮窄空間。

以美債而言,目前美國高收益利差為404基準點,高於近三均值為386基準點,若中美貿易戰和緩,且Fed轉向鴿派,均有利高收益債利差縮窄;在歐債方面,目前歐高收利差為424基準點,大幅高於近三年平均值為339基準點,歐洲央行已表示將實施TLTRO,寬鬆資金有利歐高收利差縮窄。

邱奕仁表示,2000年後共有兩次經濟擴張期,而2009迄今之經濟已持續擴張了十年,相較於過去五次經濟擴張期平均值8年,現今應該為景氣的Late Cycle,景氣Late Cycle往往伴隨著市場波動放大,擔保高收益債能為債券下檔提供防禦,為高收益債進化的2.0版本,替投資人守護財富。

第一金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呂彥慧表示,美國聯準會放慢升息的腳步,以降低政策失誤造成經濟衰退的風險。市場預估,今年整體升息的機率都不高,而縮表則有提前結束的可能,利率風險高峰已過,預期信用債市都會有不錯的好表現。

呂彥慧表示, 自1984年以來,只有在美國經濟成長出現大幅下滑的情況時,高收債才會出現負報酬;而當美國GDP落在0到2.5%的溫和成長狀態下,高收債仍繳出5.15%的平均績效,且正報酬機率達80%,說明經濟沒衰退,高收債展望依舊看好。

#經濟 #升息 #高收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