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篇200多字的《祭姪文稿》不乏塗塗改改,但正是這塗改使得字裡行間傾注的悲憤之情充分展現,一如書法史上許多精品都是出自書家「無意於佳」一揮而就的稿書。而顏真卿的《祭姪文稿》之所以被視為「凝刻心魂,收攝血淚」,有其歷史背景與個人情懷於其中。

《祭姪文稿》是顏真卿為悼念堂兄顏杲卿幼子顏季明的祭文草稿。唐玄宗即位前期,為加強邊境防禦,設置藩鎮和節度使制度,而後節度使安祿山於范陽起兵,是為長達8年的安史之亂。任平原太守的顏真卿,當時被推為17群盟主,與堂兄常山太守顏杲卿合兵20萬抗擊安祿山,一度兵威大振,阻止叛軍進犯長安。

然而一如《祭姪文稿》上被塗抹掉的一句「賊臣擁眾不救」,太原節度使王承業在顏杲卿之子顏泉明押俘報捷請求援合的路上,把俘虜都截留下來,自己送往朝廷冒功領賞,致使常山陷落,顏杲卿等人被綁在柱子上「節解之」斷其四肢,分解骨節直至氣絕,在此事件中,顏杲卿一門30餘口被滅。

顏真卿多方尋找親人遺骸,最終只找到顏杲卿的一隻腳,以及顏季明的頭骨,懷著對家族傾覆的激昂之情,以悼亡姪季明為宣洩,顏真卿把悲憤融入此篇《祭姪文稿》的筆觸中。唐德宗興元元年,淮西節度使李希烈叛亂,顏真卿明知難逃一死,仍遵旨前往勸諭,最終被李希烈縊死,半年後叛亂平定,靈柩才得以護送回京,由此可看出顏氏家風。

#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