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總部設於巴黎的「無邊界記者組織」昨日發布「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報告,可以視為西方針對北京銳實力(Sharp Power)發動新一波的輿論攻勢。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無邊界記者組織強調爭取新聞言論自由,但在涉及台灣部分卻一改常態,從過去批判政府的角色,轉為強烈抨擊新聞媒體,凸顯了台灣在東西方角力下的棋子與前沿的角色,而其批判的標準竟然是主觀認定的「親中」與否!

批判是非標準為親中與否

按照道理,標榜無邊界記者的非政府組織,應該做記者後盾,支持記者爭取新聞自由,為新聞業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甚至威脅恫嚇而發聲。但該組織在台灣卻反其道而行,對民進黨政府近來連番以假新聞為由,擬修法緊縮言論空間,並對特定媒體開罰等倒退行為,皆未置一詞,該組織更以主觀認定親中與否,作為判斷是非的唯一標準,將批判的矛頭指向希望兩岸和平,為台灣提供兩岸情勢理性分析的旺旺中時媒體集團,不但無助於當局所稱的維護言論自由與多元化的環境,還為製造社會內部更大的紛爭提供了導火線,不能不說是一項遺憾!

組織負責人違反新聞倫理

更為令人驚異的是,根據台大教授張亞中為《NGO與顏色革命》一書所做的序言,無邊界記者組織的負責人梅納,資金來源和過往記錄都曾經遭到公開質疑,並且遭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除名參加NGO活動,原因竟然是違背新聞倫理。

無邊界組織過去就和民進黨交好,2007年總統陳水扁曾透過民主基金會的名義,給了專門來台的無邊界記者組織負責人梅納10萬美元。書中更描述,無邊界組織在拉美攻擊左翼政府如古巴和委內瑞拉的記錄,「恐怕也難免在亞洲重演」!

台灣在東西方對抗的冷戰結構下,過去、現在和未來無論是政治人物、媒體,教育界和社會都傾向西方論述,爭取民主自由的民進黨也一再強調言論自由和多元的重要。

因此,無論從維護新聞自由,擴大言論空間或是避免台灣社會進一步分裂、激化的考慮,台灣都不應該變成東西方論戰的棋子和前沿,更不應該完全以西方意識形態為唯一判準,將批判矛頭對準新聞媒體而不是應該被監督的政府。

#台灣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