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銓敘部長周弘憲先生在考試院會,報告育嬰留職停薪、生育給付的執行情形,提到少子化問題,引起關注。許多人認為,少子化是國安危機,要靠多管齊下的政策,擴大補助來解決。勞動政策方面,改善職場的條件,打造友善女性的工作環境,改善低薪結構等。社會政策方面,健全社福體制,提供育兒補助,提高公托公幼容量等。然而,國內外的證據都顯示,政策的效果有限,金錢不能催生。

2018年,台灣只有18萬1601個新生兒,育齡婦女的總生育率1.06,皆為史上第2低,僅高於2010年。婦女生育第1胎的平均年齡,從2010年的29.6歲,提高到2017年30.83歲,更延遲了1年多。

為什麼不生小孩?不只是養不起,戰後嬰兒潮的時代更窮,生育率卻很高。主要是女性獨立自覺,具體指標就是教育水準提升,接受高等教育後,有自己的人生目標,不願只是生孩子的機器,受完教育後更晚婚,多不願跟婆婆同住,因此家庭人口數也下降。女性能夠養活自己後,不會忍氣吞聲,離婚率也大幅增加,這種現象舉世皆然。日本、東歐與南歐的生育率長期低於替代水準,東亞國家都會區的生育率也長期處在低檔,這不是政策和花錢就能改變的。

亞里斯多德說:「將子女教育得好,比生育他們更可貴。」既然少子化是不可逆的現象,讓少子化成為優子化,讓危機成為轉機,才是正途。許多歐洲國家從20世紀初開始,面臨生育率衰退、人口減少的社會問題,主要政策除了鼓勵生育,就是歡迎移民,又以工作移民和婚姻移民為大宗。

台灣自1990年代開始,也鼓勵新住民配偶,以大陸地區及東南亞國家為主。1998年至2017年,台灣新住民生了39萬的新生兒,占同時期共443萬新生兒總數的8.8%。近年來陸配和外配減少,也導致總生育率的下降。而且,陸配和外配家庭的經濟相對弱勢,教育資源缺乏,衍生的問題較多,恐無助於優子化的目標。

育嬰的父母非常辛苦,大家都同意要有適當的福利與協助,但我們應認知,福利不會改變少子化與高齡化。了解少子化的真正原因,知其不可逆,並以優子化替代,改變形式與績效掛帥的教育環境,以數位教育縮短城鄉學習的落差,從根本提升教育品質,期能厚實國家人力的資本。

台灣將於2022年人口負成長,社會面貌會緩步改變,發展智能高齡服務,讓長者學習新技能,建構銀髮經濟生態系,過更健康的大齡生活,都比膨脹人口更切實際。而國土、社區、教育、社福、經濟、醫療、長照、國家考試、年金政策等,都要翻轉思維,全面因應,讓政策更細緻,資源配置更有效率,方可長治久安。(作者周玉山為考試委員、周儒為金融業顧問)

#新生兒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