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結束帛琉、諾魯、馬紹爾群島3友邦的國是訪問,但她並不直接返國,而是背向台灣東飛4000多公里前往夏威夷,這種「千里迢迢背道」過境美國說明了「海洋民主之旅」鞏固邦交只是次要任務,真正企圖還是「出口轉內銷」,在挽救她的低迷政治聲望,為選情加分。蔡英文的過境外交也反映出一個嚴肅課題,「美國牌」是處理台灣的對外與兩岸關係、甚至尋求總統連任的萬靈丹嗎?

由於拒絕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原則,導致兩岸關係對立,過去2年多台灣已與5個邦交國斷交,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等國際組織活動絕緣,但絲毫不減蔡英文對外交國際事務的高度自信心與企圖心。她最近提出總統「三條件」中的第一要件就是需要熟悉國際事務,懂得跟其他國家折衝協調。民進黨運用一切資源經營對美關係,獲致了一定成果,如《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的立法,顯示美國國會對台灣的普遍支持。行政部門也陸續釋放出對台灣有利的訊息,過去9個月6度派遣軍艦航行台灣海峽;外交部政務次長徐斯儉與白宮國家安全會議資深顧問博明在索羅門會面等。

但蔡英文的國內民調卻始終低落,在去年的「九合一」選舉後更是一蹶不振,雖然辣台妹撿到槍,年初時利用反擊大陸領導人習近平的談話,民調及網路聲量稍有上升,但仍殿後於其他潛在總統候選人。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殺出程咬金爭取民進黨提名,來自黨內的挑戰令她更為狼狽,如4月24日民進黨公布總統提名人不是她,蔡英文將提前跛腳,成為總統直選後第一位未能連任的總統,也代表了過去3年政績被全盤否定。

蔡英文最近更加強「親美反中」立場,希望能取得美國背書。事實上,由於兩岸關係陷入僵局,台灣一面倒向美國,川普政府也樂於利用廉價的台灣牌作為對抗、激怒中共的籌碼。令人憂慮的是,在兩岸緊張情勢不斷升高,美中貿易談判及整體關係發展仍不明朗的嚴峻時刻,蔡英文不顧一切跳入兩強之爭的亂局中,絕對不符合台灣利益。如美國因資安問題制裁大陸的華為,許多國家仍在評估中,台灣就率先表態配合,而華為每年向台灣大量採購產品,對台灣產業鏈可能造成嚴重衝擊;此外,大陸仍是台灣最大出口市場,超過41%以上,如美中貿易問題無法解決,台灣首當其衝。

川普政府雖然對蔡政府友善,但仍有其局限性,美國的一中政策不會改變,反對片面改變現狀、台獨公投的立場不會鬆動;雖然國會通過數項友台法律,但行政部門仍未落實。就以蔡英文過境夏威夷而言,美國政府的禮遇接待還是畫有紅線,沒有重要突破,如印太戰略中最重要的「印太司令部」,蔡英文仍是不得其門而入。

美國畢竟是成熟民主國家,尊重台灣民意的體現,不會無限上綱配合台灣政客演出,給予外來勢力干預台灣選舉的印象,在「九合一」選舉中美國力挺民進黨態度頗為明顯,但結果出人意料,這次台灣總統大選應不會重蹈覆轍。

美國當然是台灣對外關係中最重要的一環,美國對特定候選人的態度固然重要,但以台灣選民的自主性與成熟度不致於對選舉結果會有決定性影響,寄望美國牌拉抬選情某種程度也是低估了台灣人民的智慧,這次總統大選就應該打破美國牌的迷思。(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民進黨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