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化工廠大爆炸已1個星期,直接的災情大致獲得控制,間接的空氣、水體、土壤汙染問題正一波波傳出,鄰近居民陷於恐慌。爆炸案調查雖然展現魄力,但仍不脫2007年同一化工園區爆炸案,及天津大爆炸案、溫州動車追尾案的模式:只求結案、不追真相,錯誤的檢討模式,絕難自災難中獲取教訓。

響水縣化工園區爆炸案規模驚人,震動神州大陸,糟糕的是當局處理方式仍然進步有限。響水化工園區產業性質近似性很高,多為農藥、化工相關製品,2007年爆炸案與此次響水農藥廠爆炸近似,遺憾的是,2007年的檢討報告洋洋灑灑,卻未見奏效,類似災難再次發生。

災害檢討絕不只是書面文件,必須淬煉出教訓,讓同樣原因的事故不再發生。很遺憾,2019年響水縣再發生2007年化工廠爆炸雷同災情,表示園區及響水縣管理階層並沒有累積經驗,書面報告的檢討全都是官樣文章,對防救災交代了事。

災害防救必須認真面對,關鍵在找出事故的源頭,並依據發掘到的事實補強。2007年響水炸出第一聲,當局最初的應對是掩蓋事實,想出一堆方法壓制媒體發聲,受到改善壓力後卻只做書面文章,沒有認真找出事故源頭,並對症下藥,事故就慢慢船過水無痕。

天津大爆炸更誇張,爆炸規模大到掩飾不了,近2百條人命喪生,雷厲風行追查責任,卻未見針對事故本身的檢討,少了檢討就失去改進的契機,這麼大規模的爆炸,這麼明顯的防災缺失,一次大有可為的改進機會就被忽略了。

另一個全球災難史都會記上一筆的2011年高鐵溫州追尾事故,2列本不應相近的高鐵竟然在溫州大鐵橋追撞,死傷接近2百人。據媒體報導,事故後的第一反應,竟然是破壞、掩埋墜到橋下的車體。為什麼要「毀屍滅跡」?據傳隔天鐵道部高幹要來視察,為了不要場面不好看,現場幹部把墜下橋的前3節車廂砸碎掩埋,動機為何?顯然是在地幹部粉飾太平,不希望上級看到事故現場。溫州動車追尾事件,是大陸動車最嚴重事件,是中國自詡動車動力與管理傑出成就以來最難堪的事故,顯然科技、管理都有大問題,理應認真找出事故源頭。

溫州重車追尾經過上級反覆調查終於結案,也做出重懲,包括撤換鐵道部黨委書記,幾乎是動車發展迄今最大一次懲處。但是問題真的解決了嗎?固然2011年迄今未再發生重大意外,可能已經解決,但也沒人敢說可能存在的問題通通解決了。

可資對比的是1998年6月德國北方艾雪德ICE高鐵事故,同樣是自詡高鐵權威科技德國的第一次,超過100人的死亡是罕見的悲劇,重點是德國高鐵當局的應對,除了2年內將事故肇因的車轂完全更新,更關鍵的是艾雪德並未清除現場,原樣保留5年,歡迎任一單位的質疑,希望透過更多的質疑與研究,能獲致更多的防災教訓。

災害防救最關鍵的意義,是找出錯在哪裡,進而補救,不讓災害再次發生。這是每個國家成長、成熟過程都得付出血淚學習的代價;尤其,災害牽涉自然不同的變數,永遠有不同面貌的出現,再怎麼戒慎恐懼,都不可能有預為防備的妥善準備。

響水爆炸案江蘇付出慘痛的代價,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台灣颱風、地震頻繁,在災害因應上有較多經驗,但顯然也沒有學到教訓。之前普悠瑪出軌案,近20條人命無謂犧牲,迄今全歸責於司機超速,但超速究竟是因,還是果,各級調查單位至今仍沒有定論,似乎已註定不了了之。

去年4月底桃園工業區敬鵬電子工廠大火,桃園市府宣稱調查透明,一定會公布起火原因;但迄今接近1年,敬鵬已經從大家印象中淡去,調查結果始終沒有公布。不意外的這將無解,要找出起火原因,火場的模擬重建是必要的動作,但這所費甚巨,不能精準掌握火勢怎麼起的?又該怎麼防範?

響水爆炸案2007、2019兩度發生,顯然之前沒有記取經驗,如同台灣的普悠瑪、敬鵬案,後續檢討太過草率,讓之前喪生的人命淪於無辜。期待兩岸能在工安管理模式上做良性競爭。

#事故 #災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