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一場沒有贏家的對決》。(時報出版提供)
《中美貿易戰:一場沒有贏家的對決》。(時報出版提供)

編者按「蘋果手機零組件最大供應源是美國自己,其次是日本,再來就是台灣。而美、日、台生產零組件時,又會用到中國大陸供應的原料和元件。所以各國環環相扣、唇齒相依,要是貿易戰持續擴大,大家都是輸家,沒有贏家。台灣追隨中、美、日之後,也絕對在輸家之列。」以歷史為鏡,人類兩強相爭16次權力版圖重整,只有4次免於血腥戰爭,而這波爭鋒該如何落幕?且看朱雲鵬、歐宜佩所著《中美貿易戰:一場沒有贏家的對決》精闢解析。

這些總體經濟的反轉,都還沒有達到「恐慌」的程度,很多可以透過未來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來適度抵消。但是,無可諱言地,貿易戰的實際效果已經展現,而且可能比單純考慮供應鏈調整所得到的計算結果,要來得大。

根據OECD的最新TIVA資料庫,經過供應鏈連鎖反應並沉澱以後,大陸出口每減少100元,透過供應鏈的連鎖效果,對其國內附加價值(GDP)的影響是82.5元。接下來的問題是,美國課徵額外關稅,會讓大陸出口下降多少?

製造業利潤下降

以2017年資料為準,該年中國大陸對美出口約占其GDP3.4%,所以如果這個出口全部停止,中國大陸GDP(國內附加價值)會下降2.8個百分點。這數字很大,但是出口應當不會全部停止;比較合理的假設,是關稅會部分轉嫁給需求者。參採趙洪岩、盛柳剛(2018)的估計,比較合理的假設是25%的關稅課徵使中共對美出口減少約30%。

採用此合理預估後,如果美國對大陸輸美產品全面課徵25%附加關稅,將使大陸GDP減少約0.84%(假設消費和投資等不受影響),不到一個百分點。這個估計和大部分其他來源的估計頗為接近。China Economy於2018年9月18日報導,渣打銀行全球研究部大中華及北亞首席經濟師董事總經理丁爽表示,前兩波共500億,加第三波2000億的制裁,將使中國GDP降0.6%。這還沒有算後面威脅的2670億,可是以上說的0.84%,是假設貿易談判破局,將未來第四波2670億也算入,也就是美國對中國大陸全部進口都加課25%關稅。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於2018年9月29日報導,亞洲開發銀行(ADB)的推算顯示,假設雙邊都對對方全部進口課徵25%關稅,中國的GDP可能被拉低大約1個百分點。聯合新聞網於2018年11月15日報導,標普(Standard & Poor)主權政府與公共產業評級分析師陳錦榮表示,目前還看不出貿易戰對大陸經濟增長的顯著影響,但從長期來看,對大陸經濟增長的直接影響將達1%。China Economy於2018年9月18日還報導,穆迪(Moody)信貸標準研究集團的副總裁李明珠表示,前兩波加第三波對中國大陸GDP有0.3-0.5%的負面影響;國泰君安證券(中國大陸最大證券公司之一)表示,前兩波加第三波貿易制裁對中國大陸GDP有0.55%的負面影響。

以上這些結果幅度不大,但這是假設其他條件不變,包含民間消費和投資。實際上,這些變數不可能不變,而且對於GDP會有重大的影響。

具體影響其實在2018的第三季開始,已經展現在中國大陸各個指標:

一、2018第三季GDP成長為6.5%,低於市場預期,且為金融海嘯2009年第一季以來最低成長。2018全球成長6.6%,為28年以來之最低。

二、中國(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已經從2018年5月的51.9,下跌到12月的49.4,低於50,也就是從相對樂觀,進入相對悲觀領域。

三、PMI中的「新訂單」指數,從2018年5月的53.8,下降到12月的49.7,同期「成品庫存」則從46.1上升到48.2;一般而言,在景氣一開始翻轉向下時,新訂單開始減少,庫存開始上升;等到景氣持續下滑已經確定,廠商會減少生產,也減少存貨。如果將此因素考量進來,目前PMI指數(在國際通用定義上庫存增加被視為增項)即使已經跌到50以下,可能還低估了中國大陸景氣的負面走向。

四、中共工業生產成長率從2018年5月的6.8%,減少到11月的5.4%。其中汽車產量年增率同期由9.5%劇降到-16.7%,尤具警示性。製造業利潤則從6月開始震盪往下,其中汽車製造最明顯,與投資密切相關的通用設備和專用設備業利潤的下降也相當嚴重。

越南、墨西哥受益

當然,這些總體經濟的反轉,都還沒有達到「恐慌」的程度,很多可以透過未來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來適度抵消。但是,無可諱言地,貿易戰的實際效果已經展現,而且可能比單純考慮供應鏈調整所得到的計算結果,要來得大。

此外,中共社科院最近發表了研究報告,對貿易戰的效果做了評析。其假設情境為:

一、美國對價值6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徵25%的關稅,中國大陸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

二、美國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中國大陸對美國600億美元產品加徵10%或5%的關稅。以上為目前貿易摩擦進展情況。

三、美國對所有中國大陸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中國大陸對美國所有產品也加徵25%的關稅。

其研究結論為:

一、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大陸經濟的負面影響大於對美國,故不利於中國大陸經濟發展。貿易摩擦對其他國家多是正面影響,尤其是中國大陸產品的替代國越南和墨西哥受益最大,越南GDP預計因此成長18%,墨西哥GDP會成長0.8%。

二、貿易摩擦對美國出口的負面影響衝擊大:上述三種方案下,中國大陸出口分別下降約4.2、7.5和9.7個百分點,美國出口分別下降約5.1、8.8和10.9個百分點。

三、就第二種情況而言,中國大陸就業會減少860萬人,對美國減少125萬人。

四、如果貿易摩擦持續,動態模擬到了2025年,得出的結論是: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大陸的負面影響持續時間更長,對美國的經濟負面影響持續時間相對短。(待續)

#中國大陸 #大陸 #美國 #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