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對「自由工作」的想像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近日卻有作家出書,提醒想嘗試自由工作的人「千萬要有紀律」。上班7年也自由工作7年的作家劉揚銘表示,如果沒有確實紀錄工作狀況,會難以掌握時間和收入。雖然相較於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要注意的事更多,「但想到能隨時安排時間,決定生活型態,就覺得這些代價還是值得的。」

劉揚銘表示,「我很鼓勵人嘗試自由工作。假設從25歲開始工作個30、40年,在這麼長的時間中,如果能夠藉由一段自由工作的時間抽離上班的環境,不只可以重新審視工作的意義與生涯規劃,甚至有機會發展出新的人生方向。」

「自由工作」原本不在劉揚銘的人生規劃,但他在32歲時決定離開工作了7年的《經理人》雜誌,「我非常喜歡雜誌編輯的工作。但太太說我以前上班就像個工作狂,生命只剩下工作,人生也被工作淹沒,導致對工作的熱情燃燒殆盡。我後來意識到,不是我不好或工作不好,而是我跟工作的相處方式出了問題。」

劉揚銘笑說,剛離職的時候,過了足足一年的廢柴生活,後來卻有些恐慌,「以前每天上班會知道要完成哪些事情,好像需要藉由上班才能證明自己活在這個社會上。」像是他在離職後陪剛退休的父親單車環島,父親對外人總說兒子「在工作轉換期,回去就要繼續上班了」,「大家好像都在害怕『沒上班』這件事,但我當時很清楚,我不想再回去上班了。」

為了「不要回去上班」,劉揚銘決定開始接案,「我唯一的專長就是編輯跟寫作,我想知道自己能不能靠專長活下來。」在這七年間他也嘗試過密集接案,或是完全不接案只做自己想完成的事,藉由每年嘗試新的自由工作規劃,尋找適合自己的生活型態。如今也將心得寫成《離開公司,我過得還不錯》一書。

劉揚銘表示,他現在的工作策略是降低時數,其他時間拿去做想做的事,「現在我每年的工作天數大約是100到120天,創作大約是80天到100天。我要求自己,在接案工作的那幾天,每天要賺到3000元。所以一個月只要工作10天,賺到足夠生活的錢就好。」

#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