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會因為貿易戰而下降。投資當然也可能會。IMF(2018)就估計除了貿易之外,要加計投資效應,所以估計貿易戰將使未來兩年中國GDP共降1.6百分點。

另據中國人民大學最新中國宏觀經濟論壇(2018)估計,2018年中共GDP將成長6.6%,比2017年的6.9%小;今(2019)年預估成長6.3%(已經考慮財政政策的增溫),故又比去(2018)年小。固定資本投資去年預估成長6.3%,比2017年的7.2%小,而今年預估成長進一步縮小到5.9%。民間消費在2017至2019年(後兩年為預估,以下同)的成長分別為10.2%、9.4%、9.0%,亦可說是節節下滑。出口在2017至2019年的成長分別為7.9%、12.0%、6.1%,其中2018數字為短期效果,亦即美國進口商為逃避未來更高的關稅,而緊急增加自中國大陸進口效果。

對個別產業的影響

目前為止,美國分三波公布的制裁項目,共有6,831項。其中第一波共818項,涉及進口品的價值(以2017年資料估計,以下同)約340億美元,於2018年7月6日生效,產業別集中在電子及光學設備製品、其他機械設備及運輸工具;第二波共279項,涉及進口品的價值約160億美元,於2018年8月23日生效,集中在化學及化學製品、橡膠及塑膠製品和電子及光學設備製品。第三波共5734項,涉及進口品價值約2000億美元,於2018年9月24日生效,項目分布較廣,除了前兩波的重點產業(化學及化學製品、電子及光學設備、其他機械設備)還在榜上外,另外增加了許多消費品的項目,含紡織及染整業、成衣及皮革業,以及食品、飲料及菸草業。

我們另外做了計算,就是依照文獻通例,假設美國從中國大陸進口產品和從其他地方進口產品之間,有不完全的替代關係,而且其Armington替代彈性,為世界銀行通用的數值,如此即可依據過去美國自中共進口各產業金額實績,估算這三波關稅會造成各產業輸美金額產生多大幅度的變動。

產業中受損最嚴重的,亦即預估該產業出口到美國會下降最多的,依次為(僅列出影響比率超過20%者):

1.運輸工具:主要是汽車。難怪中國大陸汽車製造業的生產值於最近幾個月出現極大幅度下降,如前述。

2.焦炭、精煉石油製品及核燃料製造業:含焦炭、煤製品、石油煉製各類燃油。

3.木材製造業:主要是家具。

4.其他(電子及光學以外)機械設備:主要是各類產業用機械(前述近月生產指數下降的專業機械)或工作母機(前述近月生產指數下降的通用機械)。

5.基本金屬與金屬製品:包含鋼鐵、鋼鐵製品如鑄件、金屬製各類金屬製品如鋁製建材、金屬製各類消費品如餐具等。

6.其他(塑化以外)非金屬製品:包含玻璃、水泥、陶瓷、石材等。

7.橡膠及塑膠製品:包含輪胎、各式塑膠或橡膠日用品、玩具等。

8.紙及紙製品製造業,印刷及印製業:包含紙及包裝用紙箱。

9.化學及化學製品:包含各類化學品及化工原料,含人造纖維及其製品之上游原料。

趙洪岩、盛柳剛(2018)文中,也對個別產業有所著墨。其要點為:美國前兩波的制裁,中國大陸受損嚴重的主要是高端製造業、機械設備類(HS兩位碼84-90),出口損失約為144億美元,占全部出口損失的94%;由於在高端製造業中外商比例比較高,外商獨資企業和合資企業的出口損失加起來達到60%。第三波制裁不僅僅涵蓋了電機電氣設備和機械器具等高端製造業行業,很多低端製造業產品(如棉花、紙板紙漿、木製品等等)和消費品(如食品、紡織品、家具)也位列其中。根據美國2017年自中國大陸進口數據統計,此波清單中電機電氣設備和機械器具兩個行業從中國大陸進口約900億美元,所占比重約45%,因此,中國大陸的高端製造業仍然是美國打擊的主要目標。另此輪中有部分產品,屬於美國對中國大陸的進口依賴度高者。清單中有5306個HS 8分位商品有貿易紀錄,其中依賴度高於80%的商品有517個(占比為10%),高於60%的商品有1047個(占比為20%),高於50%的商品有1337個(占比為25%)。對於這些高依賴度的產品要從其他國家進口來替代中國大陸是比較困難的,故會對美國本身構成相當的傷害。當然,第二輪(第三波)關稅清單也可能會對中國大陸的勞動力就業市場造成一定的壓力,加工貿易損失更大。

其他衍生性影響

貿易戰對中國大陸經濟的衍生性影響有四大問題:一、消費下降:GDP下降將引發消費能力下降?二、投資減少:貿易戰和對美出口減少,可能影響投資意願;是否有些出口廠商將把廠房遷往他國,造成投資不但不增,反而減少?三、金融風險:中國大陸本身目前實施金融整頓,管制過度放款,也嚴管P2P金融業(很多已經倒閉);如果信心不足,是否將引發金融風險?四、全面對峙:中美其他摩擦一再發生,是否會升級為全面商業對峙,甚至武力對峙?

消費會因為貿易戰而下降。投資當然也可能會。IMF(2018)就估計除了貿易之外,要加計投資效應,所以估計貿易戰將使未來兩年中國GDP共降1.6百分點。

從本書第四篇日本的歷史經驗來看,日本透過「升級」和「轉進」走出逆境,將加工和組裝從日本移到南韓、台灣、東南亞國家和中國大陸,這是「轉進」;從最終組裝產品出口,到發展前端中間原料和零組件以及機器設備的出口,這是「升級」。

中國大陸本土廠商,和在大陸境內的台外商,也可能產生往中上游升級,然後下游轉進到一帶一路國家;如果進行順利,大陸對美的順差將減少,轉為東南亞、印度和非洲對美順差。

部分廠商也可能以轉單方式因應,例如富豪汽車從中國大陸向美國出口的SUV「XC60」是由成都廠出口,此前S60 Inscription加長型版本也是同個工廠出口,但受這次關稅的影響,Volvo改從瑞典廠出口XC60車型,而成都廠原先預計出口到美國的產能,將會改出口至美國以外的地區來降低影響。

(待續)

#中國大陸 #大陸 #製造業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