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於全球經濟成長力道減弱,加上新興市場的通膨率目前降至10年新低水準,增添新興國家央行降息的空間,與2018年的央行升息潮大相逕庭。

全球經濟成長速度減弱已讓美國聯準會(Fed)的貨幣政策由鷹轉鴿,甚至預估2019年都不會升息,也開啟印度等新興經濟體的升息大門。

據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數據顯示,新興市場的通膨率近來降至3.2%,寫下2009年來最低紀錄。反觀新興市場的通膨率才剛在2018年10月,創下近3年新高水準。凱投宏觀的數據排除阿根廷和委內瑞拉等通膨格外劇烈的國家。

London & Capital固定收益部門主管賈西(Sanjay Joshi)表示,隨全球經濟回到後金融危機時期的低成長、低通膨環境,就算預期新興市場利率下滑也不令人意外。

分析師認為俄羅斯、墨西哥和菲律賓皆有可能在2019年宣布降息,因為通膨壓力溫和和全球經濟成長遲緩,給予央行實施寬鬆貨幣政策的理由。

據Central Bank News數據顯示,2018年有35個新興市場國家調升基準利率,只有23個宣布降息。相較之下,2019年迄今只有4個新興經濟體升息,但降息的新興市場國家多達11個。

美國聯準會在2018年升息4次,加上美元強勁升值,促使多國央行宣布升息以穩定本國貨幣,和防止資金外逃。

凱投宏觀經濟學家瓊斯(Oliver Jones)指出,較低的借款成本與溫和的經濟成長,可望讓短天期的新興市場債券表現優於長期債券。

不過瓊斯也表示,經驗顯示,當獲利受到抑制,股市也會跟著下滑。即便專家預期新興市場2019年可望成長3~4%,但股票報酬率下降也不令人意外。MSCI新興市場指數2019年迄今累計上漲將近10%。

#美國 #升息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