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致力對抗氣候變遷,降低溫室氣體排放之際,澳洲政府卻計畫將公共資金投入燃煤發電廠,外界批評政府大開環保倒車。

■Australia is the only developed country that allows climate change funding to be used to upgrade coal-fired power plants, green finance experts say.

澳洲允許燃煤發電廠申請政府的氣候變遷基金,綠色金融(green finance)專家指稱,澳洲是唯一將氣候變遷基金用來升級燃煤發電廠的已開發國家,與世界銀行、歐洲和美國的做法背道而馳。

專家表示,世界銀行、歐洲和美國皆拒絕將綠色基金投入燃煤發電廠更新計畫,然而澳洲卻允許維爾斯角(Vales Point)燃煤發電廠申請政府的氣候基金,與其他先進國家大相逕庭。

世界銀行自2008年來共發行130億美元的綠色債券,用來對抗全球暖化。大陸先前透過綠色債券建立新的燃煤發電廠,取代造成嚴重空污的舊燃煤發電廠,不過大陸在2018年12月宣布,不再將「潔淨煤」電廠視為是綠色技術投資項目,畢竟「潔淨煤」還是排放大量溫室氣體。

與世界潮流背道而馳

倫敦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limate Bonds Initiative)執行長吉奈(Sean Kidney)表示,大陸綠色基金排除「潔淨煤」後,現在僅剩澳洲持續投資燃煤發電廠。澳洲政府承諾達成巴黎氣候協議的目標,但行動卻與承諾南轅北轍,這麼做實在不智。

吉奈說:「西方世界的投資人不會接受資助燃煤發電廠更新的綠色債券。就投資人的觀點來看,煤已經是窮途末路。」

氣候變遷投資者集團執行長赫德(Emma Herd)表示,澳洲考慮將納稅人的錢援助燃煤活動,與現今國際趨勢背道而馳。「在民間產業逐漸尋求低碳和減碳機會,澳洲政府的做法卻是逆著潮流而行。」

澳洲昆士蘭2月發生百年最嚴重水患,南部塔斯馬尼亞遭遇森林大火,新南威爾斯省遭受乾旱侵襲,外界將這一連串天災歸咎於全球氣候暖化。

然而澳洲政府對抗氣候變遷向來甚不積極。澳洲政府在2014年廢除碳稅法案,成為全球首例。自2014年以來,澳洲二氧化碳排放量便逐年上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日前警告,澳洲可能無法在2030年前達成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意即較2005年的水準降低26%至28%。

澳燃煤發電占三分之二

澳洲目前仍然高度倚重燃煤發電,占整體供電量將近三分之二,然而煤是污染最嚴重的能源來源。煤業為了生計積極向政府遊說,甚至在2016∕2017年砸錢進行全國性的廣告,宣稱「煤是個神奇的東西」。

澳洲總理莫瑞森(Scott Morrison)本身也是煤業的支持者,他曾帶著一塊煤進國會向反對黨工黨說:「別怕,它不會傷害你,它是煤。」藉此奚落工黨的再生能源計畫。莫瑞森在選戰主打降低電力成本,而不是抑制溫室氣體排放。

西澳大學研究員艾利斯(Neville Ellis)指出:「澳洲政府對氣候變化的回應簡直糟透了。」政府未能抑制溫室氣體排放,或提出一致的天氣政策,無異是將大型溫室氣體排放者的利益置於公眾之前。

不過政府否認這項指控,莫瑞森堅信,澳洲將能「輕鬆」實現巴黎氣候協議的減碳目標。

#基金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