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對於列管運動員登錄回報行蹤,以配合無預警的飛行藥檢,有非常嚴格的規定。(中華奧會官網翻攝)
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對於列管運動員登錄回報行蹤,以配合無預警的飛行藥檢,有非常嚴格的規定。(中華奧會官網翻攝)

前跆拳道國手、現任桃園市體育局長莊佳佳驚傳未依規定向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回報行蹤,遭禁賽2年處分。其實同樣的狀況,被稱為「國民弟弟」的南韓帥哥羽球員李龍大在2014年也碰過,結果韓羽協認錯承擔行政責任,申訴成功讓李龍大趕上仁川亞運還奪得男雙銀牌,莊佳佳卻在台灣淪為「人球」。

莊佳佳29日在記者會表示,由於中華跆協公關組並未告知,她在2017年並不知道自己被世界跆拳道聯盟列入「年度藥檢登錄名冊」,導致她未按規定更新行蹤資料,在不知情狀況下錯過兩次賽外無預警的「飛行藥檢」。

未被告知藥檢 遭禁賽2年

而前年9月15日的飛行藥檢,莊佳佳雖接獲藥檢人員聯繫,但她正在高雄處理課業,無法抽身,也不想讓藥檢人員等待,沒有趕回桃園。也讓她在12個月內累計達3次行蹤不實(Whereabouts Failure),視同違反運動禁藥管制規定,被處以國內外禁賽2年,於2017年10月3日起算。

莊佳佳在記者會泣訴自己也是受害者,強調跆拳道若涉禁藥,通常是為了控制體重使用利尿劑,而她從來沒有體重方面的問題,談到自己最驕傲的運動員名譽蒙塵,她還失控落淚。

問題是,莊佳佳指控的跆協行政疏失,目前沒人能負起責任,或者進一步釐清實情。中華跆協於去年完成改選,6月後已換新班底,現任理事長吳兩平、祕書長余國振都不清楚莊佳佳為何未被通知,前祕書長林明富則說「不回應」。

南韓羽球男雙李龍大(前)/金基正曾因缺席藥檢被禁賽1年,之後韓羽協承認行政疏失,支付罰款,世羽聯才撤銷處分。(新華社資料照)
南韓羽球男雙李龍大(前)/金基正曾因缺席藥檢被禁賽1年,之後韓羽協承認行政疏失,支付罰款,世羽聯才撤銷處分。(新華社資料照)

高層踢皮球 行政疏失無解

前後任跆協踢皮球,但同樣是沒用禁藥、因缺席藥檢而遭禁賽的案例,韓羽協在2014年就以行動力挺李龍大與另一雙打好手金基正,在第一時間開記者會說明,表示並非選手刻意逃避藥檢,而是協會沒做好管理,並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

除了公開扛責,韓羽協也向世羽聯(BWF)繳交41,170美元罰金,BWF禁藥聽證委員會最終在2014年4月做出裁決,因無充分理由認定運動員故意逃避檢查,撤銷處罰。李龍大、李基正得以趕上仁川亞運,莊佳佳卻在兩任跆協的交接中淪為人球。

#禁賽 #禁藥 #莊佳佳 #跆拳道 #李龍大 #飛行藥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