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第5代無線網路技術與建置速度都落後中國大陸,因而透過外交及經貿手段,全力防堵華為成為5G規則制定者,避免在未來的全球化產業競爭中全面失去優勢,進而撼動戰後至今「美國治下的和平」之國際秩序。在中、美貿易摩擦中,川普主要著眼點於此,而非僅計較美國鉅額貿易逆差的帳面弭平。

美國指控華為設備可能遭北京當局用來從事間諜活動,國務卿蓬佩奧嚴詞警告盟國,若繼續使用中國大陸電信設備,將難與美國共享情報。然而,在習近平訪問義大利、摩納哥及法國之際,歐盟執委會負責數位單一市場的副主席恩席普提出所謂的「華為方針」,歐盟執委會不要求成員國禁用華為的5G設備,其風險評估將由歐盟成員國基於國安因素自行決定。換言之,歐盟拒絕川普的警告,不硬性規定封殺華為。

因此,德國及義大利先後決定不禁止華為進入其電信市場,並表示沒有任何關於華為設備安全威脅的證據,英國亦對華為採取開放態度。梅克爾直言,德國正在制定自己的標準。不僅歐洲主要國家不隨川普起舞,東協、印度及南韓等亞太地區國家亦難以禁用華為。南韓學界認為,現階段美國無法提供足以取代華為之技術成熟且價格合理的5G設備,南韓無法囿於美國的要求,放緩5G系統建置等待美國後來居上,錯失龐大的5G商機。《紐約時報》不諱言,盟國不買帳,美國打壓華為行動遇挫。

其實,美國掀起對中貿易戰,日本等盟國無可避免須付出代價。3月20日,安倍內閣發布3月的月度經濟報告,將經濟形勢評估從「正在緩慢復甦」修正為「雖然當前出口及生產部分出現疲軟,但正在緩慢復甦」,此為日本自2016年3月以來首次下調經濟形勢評估,「安倍經濟學」下的「復甦」面臨嚴峻挑戰,而日本經濟復甦勢頭鈍化正因中國大陸經濟減速所致。

川普未能補償盟國採取共同行動,延遲大陸經濟發展所造成的損失,致使依賴中國大陸市場的日本難逃流彈波及。中國大陸受中、美貿易爭端及經濟前景不確定因素增強影響,陸企減少投資及生產,故以資訊相關零組件為核心的日本對陸出口表現走弱。

日本為降低中、美貿易戰中蒙受之損失,與美國齊一步調,批判中國大陸侵犯知識產權同時,慎重謀求中、日在觀點上溝通。4月2日,中、日為此將在北京舉行關於尖端科技合作的首次對話,討論應用人工智慧(AI)的產品研發及氫燃料電動車等技術合作,並強化智慧財產權保護。

歐、日等美國盟國在對中貿易上皆採取避險措施,拒絕在華府與北京間做出選擇,希望與中國大陸維持良好的貿易關係,此迥異於「站隊」美國圍堵蘇聯的冷戰時期。華裔美國學者裴敏欣認為,不願承擔盟邦損失,美國不僅難以在中、美貿易戰中「輕易獲勝」,反而將招致失敗。裴敏欣直言,美國盟邦懷疑美國決心對中國大陸經濟衝突,且擔憂承擔高昂的短期代價卻得不到漠視盟經濟利益之川普的任何補償。川普的方針非但缺乏盟國間的忠誠,更因將貪婪武器化,消耗盟邦,此無疑自毀美國長城。

蔡英文政府無視日、韓及歐盟等在中、美貿易戰中之務實應對,除安全上委身美國,在5G等攸關未來新經濟之科技產業布局更對美國言聽計從,為成就「美國第一」承擔代價,徒令我國5G產業在全球競爭中失去先機,折損台灣未來經濟發展,但難以從川普得到應有的對價回饋。

只要台灣不追求法理台獨,具民族大義,願與大陸和平發展,在政治上未必是台灣立即的威脅,但經濟上大陸卻是台灣的機會之窗,全球化下,不存在沒有中國的經濟布局。台灣應借鑒日、韓及歐盟對中、美貿易戰中以「自國優先」回敬「美國第一」的因應之道,而非一廂情願的在冷戰遺緒中溫存,形單影隻的「站隊」美國,錯失兩岸共同發展、和平建構之良機。

中、美5G科技競爭絕非將全球捲進非黑即白的價值表態,而是理性思辨的科技經濟議題,需要合作,而非對抗。

#川普 #美國 #中國大陸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