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表示:「堅持不考慮2020。」外界有許多解讀,部分媒體解讀韓國瑜已明確拒絕參選2020年總統。韓國瑜心中到底如何想,大家都不是韓國瑜肚子裡的蛔蟲,但也不要忘記韓國瑜在臉書上也留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人所不能負的責任,我亦一肩擔起。」當今之局,何謂「人所不能負的責任」?不就是選總統嗎?

所以韓國瑜的談話並沒有把話說死,但也因此我們必須對韓國瑜再進一勸:不論在國民黨內或各種排列組合的民調,韓國瑜皆領先群倫,這代表的是民心翹盼。試問,面對人民的期盼,參選2020年總統,是韓國瑜的權利?還是韓國瑜的義務?

當然,是否參選總統,對韓國瑜來說,並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他在臉書po文談到對高雄市民的責任,令人動容。然而,不管是韓國瑜本人、高雄市民或國民黨的支持者及其他關心韓國瑜是否參選的民眾,都應該先從3個問題來思考韓國瑜該不該參選2020年總統。

第一、不救台灣,如何救高雄?第二、在2020的選舉中,韓國瑜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最有助於政黨輪替,兩岸關係回到正軌?第三、如果韓國瑜不參選,而民進黨成功連任,台灣人能不能原諒韓國瑜,韓國瑜能不能原諒自己?這3個問題問完,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韓國瑜一趟訪陸行,民進黨眼紅者有之,抹紅者更有之。例如賴清德莫明其妙地喊話「賣水果不要賣身」,還自稱唐三藏提醒韓國瑜,「孫悟空逃不過如來佛手掌心。」但賴清德沒搞清楚,韓國瑜短短幾天的訪問,就為高雄市爭取到50億元訂單,是「務實的水果行銷王」,與賴「務實的台獨工作者」相較,兩人境界高下立判。誰真的用務實的行銷造福高雄,而誰卻用務實的台獨為禍台灣,難道還不清楚嗎?

最黑色幽默的是蔡英文,以總統之尊要韓國瑜幫忙「向中國喊話」,讓人搞不清楚,到底誰是中央政府?主權是中央議題,韓國瑜只能出賣高雄的農產品,他出賣不了高雄,更出賣不了台灣。出發前陸委會三令五申,要韓國瑜不能觸碰主權議題,等到韓國瑜真的全力拚經濟了,蔡英文又要韓國瑜當起台獨的主權大使「向中國喊話」,批評韓國瑜不碰主權議題,就是接受一國兩制,就是出賣台灣。這樣的政治精神分裂,在在反映一個真相,那就是民進黨真的很怕韓國瑜。

回顧這些爭議,就很明顯可進一步衍生出明晰的答案,到底高雄市長韓國瑜比較能夠造福高雄?還是中華民國總統韓國瑜比較能夠造福高雄?就以韓國瑜心心念念的自經區議題為例,相信韓國瑜可清楚感受到了民進黨的緊箍咒,他向前衝一步,民進黨的繩索就拉緊一分。韓國瑜拚出50億訂單固然亮眼,但真正長遠改善高雄經濟的體質,是像自經區這樣的大菜,這關係《財劃法》的修正,需要中央與地方通力合作,卻已遭蔡政府明白拒絕。

因此,未來的態勢極為明白,如果2020民進黨再次連任,韓國瑜再怎麼拚經濟,也只是事倍功半。反之,2020只要順利政黨輪替,重新以九二共識作為兩岸關係的基礎,「台灣發大財」,高雄也勢必水漲船高「跟著大大發財」,這才是韓國瑜對高雄市民最重要的責任。

就像韓國瑜在臉書說的:「就這4年的時間,我會讓大家看見我履行諾言的決心與毅力,讓大家看見高雄的成長與改變。」有人解讀這意味韓國瑜願意做滿4年的高雄市長,但從更高格局的角度,為什麼不能解讀,只有當韓國瑜更上層樓,用他當總統的4年,才能促成高雄真正的躍步成長和革新改變呢?

要提醒韓國瑜和台灣人民的是,2020韓國瑜作為「助選者」是不夠的,特別是當國民黨其他參選人民調最好者仍不能取勝時,韓國瑜還能逃避這「人所不能負的責任」嗎?

2004年大選,「連宋配」曾經民調大幅領先陳水扁20%,結果卻意外落敗,讓台灣停滯4年。總統選舉不是兒戲,是國家路線的決定,是2300萬人民福祉興衰的抉擇,各政黨當然要派最強將,君不見,民進黨的最強將賴清德已請纓上陣,要與蔡英文一爭長短,國民黨又豈有派「第2名」的餘裕?

韓國瑜曾經說,溫良恭儉,當仁不讓,「不救台灣,如何救高雄?」很顯然,此時此刻就是韓國瑜應該要「當仁不讓」的時候了。

#韓國瑜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