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倡議的一帶一路時常被國際媒體批評得體無完膚,甚至將其視為「新殖民主義」,認為大陸主要目的乃是獲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石油和礦產資源,並向沿線國家輸出過剩產能等,近期更因美中貿易戰效應、過於投資於能源及交通項目、無法有效避免政治風險等綜合效應衝擊,一帶一路倡議出現不小檢討的輿論聲浪,尤其以央企的海外投資存在惡性競爭及過度競爭最為關鍵,導致民營企業投資沿線國家的誘因大減。

大陸早已於2009年成為了資本淨輸出國,加上大陸本身也是第一大對外直接投資吸引國,雙向投資並駕齊驅,在美中貿易戰之前確實享有良好的國際機遇,大陸實際對外投資並超過利用外資規模,成為資本淨輸出國,意味著大陸與世界的經濟合作同步升級。大陸透過一帶一路於境外直接投資在全球潮流中逆勢增長,確實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成績,大陸央企是實施一帶一路的先行者和核心力量,但近期也臨著各種問題及挑戰。

根據企業所屬類型,大陸對投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企業,大致有「中央企業」、「非中央企業」、「民營企業」等三大類。從沿線國的投資流量來看,央企的投資平均占每年總投資流量85%,央企投資占比最高峰時期甚至達到95.71%。可見,中央企業早已是中國投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主要力量。央企為主力的投資一帶一路固然享有規模經濟的優勢,但倘若無法強化對一帶一路沿線國的投資主體企業的多元化,恐怕會落於投資標的過於集中的風險,甚且加深被投資國家被殖民的疑慮。

央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現特有的投資偏好,可從「地域」和「項目」來判斷之。從投資區域來看,東南亞及阿拉伯地區因政治秩序相對穩定,是央企偏好投資的地區,但央企卻不願政治風險較高的西亞、東非、撒哈拉以南地區增加投資,未免有柿子挑軟的吃之批評。此外,央企主要的投資集中在能源、礦產、交通、發電、房地產等領域,該些領域時常出現尋租和管制的國家權力介入。例如在俄羅斯,中鐵建和中國中鐵公司在鐵路領域的競爭、中石油、中海油和中石化三家企業在石化互相食、鞍山鋼鐵和中鋼集團在鋼鐵領域的投資過剩等。

央企確實是大陸實施一帶一路的主力軍,透過規模經濟及技術密集的優勢,確實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能源、礦產、交通、發電等領域發揮優勢。然而,央企的海外投資時常存在惡性競爭、投資領域處在全球價值鏈低端、中國標準問題越發敏感,金融後勤支援體系不足等問題。事實上,大陸對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時常陷入一廂情願的陷阱,沿線國家地區的歷史複雜背景、民族特徵的差異、宗教矛盾所引發的衝突通常認知有限,亦缺乏對東道國的政治環境、政治體制、現勢政局、政府態度、社會穩定性等綜合評估,更沒有東道國對大陸投資意圖的支持程度的實證分析。

央企海外投資過程中的惡性競爭,不僅會提高央企境外投資成本,壓縮企業的利潤空間,降低央企海外投資的成功率,而且從供應鏈的角度來看,央企的過度競爭勢必會排擠民營企業投資的意願,民營企業除非加入央企的供應鏈環節來打群架,否則難以在單打獨鬥的過程中獲得附加價值。(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大陸 #企業 #央企 #投資 #一帶 #領域 #沿線國家 #競爭 #帶一路沿線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