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於4月下旬在北京舉行,在此之前,4月9日將舉行歐盟中國峰會。事實上,就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3月訪問法國時,就由法國安排舉行了一場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法國總統馬克洪、德國總理梅克爾及歐盟主席容克共同參與的實質上的中國歐盟峰會了。這3場密集會議在相當程度上折射了正在進行中的全球地緣板塊的大位移。

權藉《三國演義》的概念,全球三大經濟體美、中、歐的三角雙邊關係正在呈現新的變化:美與歐,有疏離之勢;中與美,鬥智鬥力;歐與中,欲迎還拒。

此等趨勢的出現可以有如下的解讀:一、美國總統川普搞單邊主義,不把傳統盟友看在眼裡的效應;二、俄羅斯國力的弱化,少了從前蘇聯的強大威脅,美歐失去緊密聯合的壓力;三、最關鍵的解讀或應是全球地緣板塊正在出現巨大的、世紀性的、結構性的大挪移。

整個形勢是這樣觀察的:

一、中國復興加亞洲崛起。在購買力平價GDP已超過美國,名義GDP超過美國指日可待,中國復興受到的質疑將與日俱減。與此同時,過去半個世紀,從日本到四小龍,到東協,再到中國與印度,從東亞到東南亞,到南亞,再延伸到中亞,亞洲的全面崛起看來也是必然趨勢,美國國際關係專家卡納(Parag Khanna)因此提出「亞洲化」概念,以區別於19世紀世界的歐洲化及20世紀世界的美國化。於是,新世紀世界的三足鼎立之勢隱然浮現。

二、不管是歐、美、亞或歐、美、中,新世紀三足鼎立現象雖已浮現,還必須看到「交通運輸科技」演進所產生的辯證邏輯。人類文明生活的發展最早依賴陸路交通,是以兩千年前即有陸上絲綢之路逐漸聯通同一塊大陸上的亞與歐。15世紀遠洋航運興起後,陸上交通競爭力明顯失色,大航海時代不但有海上絲綢之路,還發現了新大陸。18世紀後,歐陸7個海洋強國的崛起,加上新大陸第8個海洋強國美國的登場,建構了人類近200年歷史的歐美世紀或大西洋世紀。但這個歷史篇章不久之後或將被翻頁,因為「交通運輸科技」又有了新的演進,即時速達300公里以上的高鐵,後者有極大可能使業已沉寂600年之久的陸上交通運輸鹹魚翻生。

三、於是,以高鐵基建為骨幹的陸上絲綢之路及以海港、海運為網絡的海上絲綢之路,即一帶一路,將以中國復興及亞洲崛起的亞洲化作為後盾,在亞歐大陸板塊上由東向西延伸鋪開,將東邊的中國與西邊的歐洲連成一氣,這即是我所謂的全球地緣板塊的大挪移。

有幾個未來的趨勢是值得注意的:

一、「帶路經濟區塊」的出現與壯大。一帶一路串連覆蓋的66國,即所謂帶路經濟區塊,其競爭力與發展潛力與非「帶路經濟區塊」的一較高下。

二、1902年英國戰略家麥金德提出的「世界島」概念姍姍來遲,晚了1個世紀才略顯苗頭,未來發展遠景及對全球戰略格局的影響將如何觀察?

三、三足鼎立中,中與歐或將越靠越近,而中與美呢?兩者的地緣關係,是否要靠尚未出現的第三條(空中)絲綢之路呢?

這一切,都充滿了有趣的懸念。(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