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3月27日在美國國會作證時表示,美國將「使用工具箱裡的所有工具」來協助台灣的外交;他還強調,美國將使用「經濟、政治與外交的工具」,使其他國家相信,這對美國而言,是很重要的。這話說得義正辭嚴,讓執政的民進黨大喜,總統府也表示感謝,但這卻讓了解當年外交典故的人感慨萬千。

因為當年曾經有另一個極端的典型例子。早在上個世紀的70年代,美國以全球權力結構變遷不利於美國的趨勢,出現了為對抗蘇聯而拉攏中共的大戰略,最終導致1979年與中共建交。主導當時與中共建交人物之一的奧森伯格,時任白宮負責處理中國事務的國家安全會議亞太事務主任時;在1979年4月,美國國會最終通過大修版的《台灣關係法》後,把當時中華民國負笈留美的青壯派學者丘宏達等人找到白宮,親口告謂,「美國的評估是,在明年此時,你們(指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大概會只剩下4、5個;所以,為今之計,你們最好開始準備與北京談判。」奧森伯格並且要求丘宏達等人把此一訊息傳回台北。

而從今天的環境來看,3個主角同樣是美國、大陸與台灣;美國為其國家利益,在自己仍要維持與中共的外交關係的同時,卻要求其他國家在考量利益時,遵從美國的利益,不得與中共建交。這個國際政治的現實,自然讓民進黨大喜;因為美國這個說法與作法的外顯形式,就是美國支持民進黨執政,甚至是支持民進黨逐步蠶食破壞現狀,向台獨挪動的政策。

撫今視昔,其更深層的意涵卻讓人感慨。因為台灣完完全全成了美國對抗中共的一張牌。當年的美國為了自己的利益,眼看著台北的邦交國逐一離去,反而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要台北盡早與北京談判;而今,同樣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卻是要「用盡所有的工具」,協助台北維持邦交國。這其間的差距,不過是因為當年美國的首要對抗目標是蘇聯,而中共則是其首要拉攏目標;而今,中共則取代了蘇聯的地位,成為美國的首要對抗標的,其他國家則是取代了當年的中共,成為美國拉攏或驅使的對象,這其中自然包含了台灣。所以才會出現這個讓民進黨大喜的情況。

理由無他,時移勢易而已,至於什麼民主、道德、人權的大帽子,那就別再扯了。如果有一天,一旦美國利益的界定再度發生變化,重新再壓迫台北去和北京談判時,那個時候,民進黨想要髮夾彎就來不及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