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食物為什麼這麼甜?

冬天在大陸的東北旅行,一片白茫茫之中我看到了一溜兒紅彤彤,是糖葫蘆!在懶洋洋的冬天搭配酸酸甜甜的山楂,想想就讓人興奮,便滿心歡喜地跑過去。結果到了跟前才發現,這哪兒是冰糖葫蘆啊!這可是一大串蘋果!冰糖蘋果!

台灣人的心是甜的

不過話說回來,東北人的性格也是如此,大氣、豪邁、不拘小節,能做出這樣plus的糖葫蘆,似乎也不是稀奇事。

當地的食物與當地人品性具有某種程度上的奇妙相應,台灣的菜系具有閩南和粵式共同的特點,例如口味較清淡,少油鹽,一般不放辣。

記得剛來到台灣,哪怕作為一個被飲茶文化中各色點心寵溺壞了的廣東人,也認同周圍陸生朋友的看法:台灣的食物偏甜,就連夜市裡滷味裡老闆用作調味加的「酸菜」,吃起來都是甜的!

再回想東北的加大碼糖葫蘆,我也就明白了:台灣的食物這麼甜,是因為台灣人的心就是甜的!

不愁情緒愁體重

凡是來台灣的人,包括我自己,十有八九,都把人生第一次發胖給了台灣。「一個學期胖20斤!」「回家以後媽媽都嚇了一跳!」「胖若兩人!」

飯菜裡的糖分雖然能被吃得出來,但最致胖的還是台灣的甜味食物:甜食、甜品、甜飲,對於它們,只有蒼白的語言能表達心中純粹的情感:真!的!好!好!吃!啊!

都說甜味食物可以抵抗不良情緒,能夠趕走心中的烏雲,具有療愈傷痕的功效。怪不得台灣滿地玻璃心,人到了這兒啊,就變得一點打擊都受不了!日子好艱難!全世界都在欺負我!大概就是在為胃口大開饕餮甜食找借口。

學弟學妹說要來台灣讀書,或者要來交換,問有什麼要注意的,我脫口而出:「注意體重!」

滿地開花的甜食

無論是連鎖,或是個體經營的麵包坊,一定少不了外表誘人內在可人的點心:起司蛋撻,蜂蜜戚風,藍莓奶酪,沁入心扉的奶凍卷;蛋糕頂上花彫的巧克力和櫻桃裝飾,泡芙酥松的脆皮和滿口的奶油;還有金色的可頌,烏黑卻渾身冒光的黑眼豆豆,柔軟奶味夾心的克林姆,可塑性極強的全麥吐司,這些都是麵包店裡炙手可熱的常備。

自從知道了這些小可愛的存在以後,總會找無數的理由讓自己有機會接近之。雖說以上提到的這些如今再看是司空見慣,但是撬開我腦海中關於甜食的想像力、啟動我的味蕾的,確實就是台灣街頭裝潢舒適大方的麵包坊。

除了西式的甜食,要說致胖,台灣本土的古早味糕點同樣功不可沒。一塊微波爐裡烘烤過的鳳梨酥,就足夠提供繞著河堤跑五公里的熱量。各色口味的太陽餅,灑滿芝麻的香脆牛舌餅,比鳳梨酥更勝一籌的鳳黃酥(菠蘿加蛋黃餡兒),個頭跟披薩一樣大的台灣民間傳統的喜餅,這些是宿舍裡的常客,都說甜食容易膩,我們卻是越吃越停不下來。

台灣的咖啡廳是出了名的靠譜,台電大樓捷運站、靠近台大有一片文藝的清涼地,藏著裝修特別風格獨具的咖啡店,常帶著筆記本往那跑。但許多人去咖啡店卻不是為了那苦得發酸的美式,而是覬覦菜單上貼心的一欄:Dessert。

在台灣找甜食,可比找垃圾桶容易多了。

遍地撒野的甜飲

同樣是以奶茶出名,港式奶茶簡單而籠統,一杯炭燒奶茶加上份量恰到好處的珍珠,裝在玻璃杯裡,出現在早餐店的桌面上。而台灣的奶茶可謂是花枝招展了,光是飲品就花樣百出,抹茶口味、水果口味,甜的酸的都有;還有花裡胡哨的添加物,布蕾、愛玉、椰果等等。無論是街角還是馬路對面,五十嵐、coco、天仁茗茶爭奇鬥艷。

說到飲品,當然少不了甜食巨頭之豆花。各色各樣的芋圓粉果,珍珠薏米紅豆芋頭等等,可以隨著自己的喜好搭配和添加。我覺得自己與台灣的一拍即合是從四五年前吃的第一碗「鮮芋仙」開始的,它在大陸以台式甜品出名,「台式甜品專家」的標語一點兒也不謙虛。

口味披上糖衣炮彈

在大陸人心中,台灣在甜品屆的地位是十分高的。基本上大陸每個城市都可以看到鮮芋仙,用來填補我們對台式甜品的胃口黑洞,店面門庭若市生意火爆。但鮮芋仙在台灣只會難以經營,理由可想而知,鮮芋仙貴,幾乎是在台灣吃一份的兩倍價格;當地夜市裡隨便一家豆花店都可以在口味上完勝它。但是回到大陸後,饞的時候還是會跑去點一份,心裡還會莫名優越一番:台灣的比這個好吃多了!

我們在台灣的生活可以說是從早甜到晚。

大陸的早餐店,例如腸粉店,粥品店,餃子店,吃的都是鹹的,然而台灣早餐店裡就有果醬吐司,更別說7-11麵包專櫃上,有菠蘿奶油包,有藍莓貝果,紅豆霜糖的季節限定鬆餅,它們很快就粉碎了我「早餐都是鹹味」這一看法。

晚上夜市張燈結綵,甜品店擺出燈箱,熱情招手。路過湯圓店,想到一口咬下去炸出來的芝麻餡兒,蜜甜蜜甜的,瞬間走不動路了。原來的我,用北方人的話來說,是一個「鹹口」,但現在的我越來越喜甜。

台灣的妹子甜,腔調甜,連日子都是甜的,口味的改變融入在生活的點滴中,自己對甜度逐漸無下限了!時隔半年,再次回大陸,以前覺得甜到齁的東西,居然也只是「還好」了。身邊很多陸生都表示,去了台灣以後才開始愛甜食。

甜味的人生哲學

台灣的甜不是讓人願意永遠停留的力量,但視為年輕放縱卻無可厚非。甜不?一種正經的味道。甜食能治癒人,卻不能養育人;能讓人快樂,卻不足以讓人沉澱;它是一種誘惑,同時伴隨著許多代價。

日子太甜可能使人樂不思蜀,生活太甜可能讓人安於現狀。誒誒誒,打住打住,從甜食扯到人生哲學未免也太賣弄,簡而言之,喜歡台灣的甜,它的甜,我心甘情願。

關於甜和台灣,我還有一件想做的事:帶台灣人去吃大陸北方的豆花!因為啊,那裡的豆花只有鹹的!

#奶茶 #鮮芋仙 #大陸 #甜味 #甜食 #台灣 #自己 #食物 #甜品 #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