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很粗俗的話,但我覺得用來形容現在國民黨中央和韓國瑜之間的微妙關係很傳神,就是「只有強姦,沒有逼賭的」。人盡皆知,雖然現在國民黨最強王牌就是韓國瑜,不過韓國瑜才剛當選市長,他也表達「2020不在考慮範圍」,並且「完全沒有意願參與黨內總統初選」的意思,同時國民黨內也有其他「天王級」的擬參選人有意角逐提名,但國民黨中央非常有趣,初選不好好辦理,也不維持選務公平,反而想方設法地要讓想選的沒法選、不想選的非得選。

過去這段日子以來,國民黨的提名簡直就是一場拖拖拉拉的爛戲,既有制度不好好遵循,卻突發奇想地要推「美式初選」,被輿論打槍後又來一個「黨員投票比例增加」,再被抨擊。兩計不成,看看自家希望渺茫,乾脆化身「造王者」,提議來個「徵召領表」,總之就是「老子得不到,你們也別想」,要硬逼韓國瑜上桌。

這樣的做法,放在人性的角度,邏輯其實還蠻清楚的。會這樣做,就是「不甘心」作祟。吳敦義在國民黨最慘的時候接任黨主席,做得好不好另當別論,但是誰也不能否認這幾年來,在民進黨各種有理無理的逼迫下,是吳敦義撐起這個黨,讓黨工領得到薪水,讓黨能夠運作。

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特別是當現在有意角逐總統提名的太陽們,在國民黨風雨飄搖的時候,紛紛袖手,讓吳敦義一個人苦苦支撐,想來點滴在心頭。如今曙光初露,國民黨沒死,還有那麼一點機會的樣子,太陽們冒出頭來,還要指著吳敦義說你不夠格,是人,都無法忍受。

外人哪裡看得到吳敦義支撐國民黨運作的苦處,國民黨支持者要的是能帶國民黨重返執政的領袖,可偏偏吳敦義就欠缺這個,沒幾個人對他贏得2020總統選舉有信心,所以支持度偏低。

制度在台灣政壇一向是工具價值,合用就高喊遵守制度,不合用便「修改制度,量身訂做」。作為建制派的政治人物,吳敦義、朱立倫等人自不例外,所以冠冕堂皇的制度改革就跳出來了,一個不成,稍稍後退,再來一個,還不行,那就繼續後退,發揮創意,於是「徵召領表」和黨中央要求黨籍縣市長和立委表態的傻眼貓咪就出現了。

苦心操持淪落到今日下場,其實吳敦義真的很「阿信」,眼見黨內太陽們要跳出來收割,更是心有不甘。可是,政治不是請客吃飯的事,政黨之所以存在,是有共同目標的支持者才有的。對藍營支持者而言,國民黨的勝利才是支持者的想望,個別政治人物的切身利益根本不在支持者考慮當中。當兩者發生衝突的時候,居高位者的智慧就決定身後名聲了。

政治人物不該被自己的情緒綁架,不可因怒興師。政治人物應該像獅子般凶猛、狐狸般狡猾,既然事不可為,當機立斷,建立自己的歷史地位,才是正辦。無論是否甘心,當下吳敦義主席最該做的就是扮演好國民黨主席的角色,讓自己成為制度維護者和利益仲裁者,要當真正的「造王者」,就該辦好初選提名,讓有意願參賽者都服從自己建構的制度,給自己留下令名。別再去想造王,因為韓國瑜已經是王,無須再造。錦上添花地徵召領表,徒增笑柄,沒人會真正歸功吳敦義的。

下台的身影是否美麗?下台後能否持續發揮影響力,其實都在此刻的一念之間。

(作者為淡江大學教授兼全球發展學院院長)

#韓國瑜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