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開始比較高頻率的接觸基督教,是我在2007年8月到美國的時候,當時到波士頓機場接機的一位朋友,正在哈佛法學院讀博士;我們在搭計程車到旅館的途中,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查經?我便問了,是用英文進行呢?還是中文呢?他說牧師是華裔美國人,但是他基本上只能說英文。我想這樣可以練習英文,而且我確實也不瞭解基督教,而且基督教與法律的源起還很有關係,所以就答應他了。

說服我信教不容易

現在回想起來,我雖然就住在哈佛的校園內,但是在那一年的訪問期間裡,我去教室聽課的次數,還趕不上去那位牧師家裡的次數。我是一個喜歡問問題的人,而且有時候還問的比較尖銳與不客氣,我所問的問題裡面既有疑惑,也有帶著佛教徒看基督教的問題的悲憫,當然也有炫耀自己理解力與反應力的驕傲等因素。

我一開始覺得牧師對說服我改信基督教有著比較強烈期待,雖然我覺得這位華裔美國人律師,實際上不太瞭解中國文化,也不很熟悉中國人的互動微妙處,尤其是他與他妻子對於佛教內涵的推斷與否定,在我看起來十分淺薄,因為他們對佛教缺乏基本認識。

不過這位牧師說話很有意思,他有溝通的天賦,極其幽默。但是要說服我改信基督教,沒那麼容易。因為你說服不了我太多事情,聖經上的內容看起來不可理解,不可思議;上帝在舊約中只愛猶太人,這更像是一個部落宗教。這位神居然還公然表明愛吃醋;這樣的品質的神,怎麼可能與完美無缺的佛陀相比較呢?

在半年之後,我覺得牧師對我有些失望,甚至是些微的惱火。實際上,他自己也承認,要不是因為信了基督教,以他原來的個性與所從事的職業(他是高盛證券香港部門的創辦人)來看,我又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人,他才不耐煩應付像我這樣難以說服的普通客戶呢,雖然牧師還是繼續回應我的各種問題。

在這位牧師主持的查經小組中,我認識了一些朋友,彼此年齡差距不大,多數都是來自中國大陸,或是港、台地區;我們建立了很好的友誼,也經常在常規的查經時間以外,繼續用中文進行大量的基督教信仰討論。

心中有一千個問題

我在一次又一次的查經過程中,也曾經想過我如果變成基督徒,會是怎麼樣?上帝會讓我如願許多事情嗎?例如在學術圈中取得更大成就?掙到更多錢?家人是否會健康快樂等等。當然,我也會想到,基督徒是不是比較快樂?這個快樂是不是屬於深層次的那種平安?亦即所謂的喜樂?他們的目的就是與上帝同在?那是什麼意思?上帝的計畫看起來很怪異,既然祂能掌握一切,又何必如此周折,這根本像是沒事找事,尋大家開心不是嗎?

我問了應該至少有一千個問題,甚至是更多;其中包括證嚴法師,聖嚴法師,或是古代的孔子,近代的胡適,他們都算是好人吧,他們會因為不信上帝而下地獄嗎?實際上,答案不很複雜,聖經裡面的教導,基本上可以回覆這些問題,只是我願不願意相信而已。

當然,聖經也很不容易讀懂,我在這裡也不打算說明我目前能理解的層次與其引我入勝之處為何。因為那必須展開多個主題的長篇討論,不是這篇小文章所能解決的。我要談的重點是,最終我為什麼會變成基督徒?我在此就簡單說幾點:

一、有人(我的恩師王澤鑑教授,我的師母王保子女士)持續地為我禱告,讓我接近主,後來這些事情發生了。

二、如果沒有上帝,那變成佛,進入涅盤,意義何在?與我存不存在有沒有關係?或是說乾脆沒有我豈不更好。我一開始是從哪兒來的?我為什麼一開始會做出錯誤的選擇?使我最終變成現這樣的狀態?那個最一開始影響我的因素何在?大家不是應該都是從平等的出發點往前進的嗎?如果是的話,那在最一開始,為什麼人們會做出不同的選擇,而導致其後不同的境遇?或是如果一開始大家遇到的情況就不一樣,導致每位眾生會做出不同的選擇,那公平的基礎何在?因果報應看起來豈不是難以自圓其說?

十四個問題不能問

三、佛說有十四無記,也就是說,有十四個問題不能問,而這些多數都是涉及上述所謂的第一因的問題。上帝顯然就是第一因,沒有這個第一因,一切支點都很難存在。不過佛教徒會說,這樣的理解方式,恐怕有問題,我們完全可以拋棄第一因這樣的理解模式。

四、如果我們都不能證明,那麼信誰才是對的,就成了賭博。這裡面還涉及內心深處,是誰在呼喚你?你又怎麼能確知那不是撒旦?或不是冤親債主?來故意指引你走向錯誤的道路?簡單來說,這一部分的問題,很可能永遠是各說各話,而沒有世俗共同接受的答案。

徹底明白必須謙卑

五、我最終選擇相信上帝,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因為原罪這樣的說法,讓我解脫出來與謙卑下來,雖然我還是很驕傲。但至少在道理上,我徹底明白了我必須謙卑,否則就是無知,當然這也很危險;不謙卑會導致立即的危險,這是聖經中的另一個教導,這應該很容易理解,在此暫不申論。

六、佛教徒與基督徒中,都有很多極其糟糕的人,讓人失望的人;但是當你越深入經典,就越能理解人的本質,這時候就會比較輕鬆(或正確)的看待這些人或事。這並不表示做不合宜的事,甚至是壞事時,心理就不再有負擔(罪惡感),而是我們會認識到,你處在哪一種宗教的語境中,能夠認識自己以及人類的本性。

摩西與我有什麼關係?特別是亞伯拉罕,他還要向上帝表忠心燒死他孩子呢?這本聖經是什麼內容啊?一開始閱讀聖經時,裡面有太多內容讓我困惑。而且聖經裡的這些名字我也很不熟悉。對中國人來說,外國人應該叫做馬克、約翰、比爾之類的;以撒、西提利、耶利米之類的名字,感覺都像是中東人,這感覺實在是太陌生了,很難在中國人的腦海裡描繪畫面,也不覺得他們與自己有任何關係。

但是讓我們來看看現實的世界,賓拉登與我又有什麼關係?比亞伯拉罕更不可思議的人不是多如牛毛嗎?聖經不是既奇特,甚至是奇怪與可怕,而又那麼寫實嗎?從邏輯上來說,聖經的內容不正是因為看起來那麼不符合我們內心的期待,而尤其顯得特別合理嗎?(《渡盡劫波兩岸情緣》之四十一)

#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