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台灣一樣,在2020年都將有一場總統大選,只不過美國投票日比台灣慢了10個多月。同時,川普這隻黑天鵝,2016年在世人驚嘆聲中當選總統後,儘管在2018年的期中選舉,美國眾議院改由民主黨執政,川普及共和黨失去眾院控制權,但仍舊控制參議院。另一方面川普在國內仍面臨來自於眾院對美墨高牆預算的杯葛,與通俄門的後續纏訟。

無獨有偶的,蔡英文總統也要在2020年尋求連任,而她在國內一連串自認為進步與正義的改革,包括削減軍公教年金、對國民黨的清算與一例一休的搖擺,不但沒有獲得掌聲,反而讓民進黨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中大敗,接著6席立委補選在台南與新北市的得票率也都大幅下降,蔡甚至因此面臨前閣揆賴清德的逼宮,隨著民進黨總統初選期限迫近,蔡賴之爭似乎還不見緩和。

換言之,川普與蔡英文都面臨龐大的連任壓力,川、蔡兩人在國內都無法獲得中間選民的認可,選票支持淪為零碎化與激進化,可預見2020大選川、蔡就算分別會贏也就是險勝而已。同時兩人也都有基本教義派相挺,川普是中西部與南方教育程度與薪資都較低端的白人,蔡英文則是台獨基本教義派,但看起來蔡跛腳更嚴重,因為這些基本教義派現在是挺賴而非挺蔡。

在台美總統所處的頹勢之下,「中國牌」遂變成川普與蔡英文唯一有效拉抬選情的救命藥,尤其在美中貿易戰雙方都不做實質讓步之際,川普勢必會煽動保守派美國民眾的反中情緒來打擊中國,以換得2020年最後的勝利。而要打擊中國,台灣牌遂變成重中之重。

事實上,從2016年至今,美國國會已通過一連串自1979年《台灣關係法》實施以來從沒發生過的友台法案,過去由國會尤其是共和黨所推動的友台法案,頂多就是單院或者雙院通過的意願案,即使通過也不具有法律強制力,但過去3年陸續通過推動台美高層互訪的《台灣旅行法》、印太戰略輪廓浮現的《亞洲再保證倡議法》與強化台灣軍力的《國防授權法》,全都是具有強制力的法律。甚至日前參院還提出要讓陸軍少將或海軍准將進駐美國在台協會的「台灣保證法」,武官駐紮的層級越高,暗示台海戰端時美軍介入的可能性就越高。

筆者觀察川普甫上任的前兩年,至少還會刻意在綠營與大陸間搖擺,當時可感覺到川普力求形式中立,但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至今,川普的抗中姿態越來越明顯,力道也在加強中。然而兩岸關係無法隨著川普對中強硬就能獲得一個「三贏」的結果,川普的台灣牌也許有助於蔡總統聲勢,但未必可以協助台灣擺脫當前困境,藍綠兩黨都應該看得更高更遠。(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