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外就醫中的前總統陳水扁公開宣告,5月9日一定參加凱達格蘭基金會感恩募款餐會,一定上台演講、談政治,並接受媒體採訪,還預告這將是他「人生最後一個公開活動」。他公然挑釁政府、挑戰法治,已經到了羞辱蔡英文總統的程度,卻只見台中監獄副典獄長戴明瑋的微弱呻吟,呼籲陳水扁參加募款餐會必須事前提出申請,由中監來審核。

陳水扁敢如此囂張,完全是民進黨政府縱容出來的。蔡英文長期以來面對陳水扁的挑釁,不是刻意屈從,就是態度曖昧。賴清德登記參加黨內總統初選的公開聲明,要求特赦陳水扁,蔡英文總統曖昧回應「時機成熟時自然會處理」,行政院長蘇貞昌更是悶不吭聲。掌握執法權的蔡、蘇兩人應作為而不作為,對扁宣稱要踩「四不」紅線也默然以對,這種縱容態度簡直是在鼓勵阿扁挑戰法紀,使他變本加厲,惡行步步升高。

由於執政當局一再忍讓,加上阿扁確實發揮助選效益,使他更加有恃無恐。現在綠營總統初選在即,是否特赦引發爭議,黨內矛盾被挑起,陳水扁見有縫可鑽,乃進一步挑釁。他看準蔡英文因個人初選考量而投鼠忌器,不敢得罪深綠選民,才放膽預告將有踩紅線行動。

陳水扁先前辜負人民的託付,利用總統職權貪取私利,法院判刑定讞,另有一些案件則考量他的病情而暫緩審理。政府讓他保外就醫,完全是基於他的前總統身分而予以特別考量,可說是法外施恩,讓他享受特權待遇。陳水扁不但不領情,還經常公然從事與醫療無關的政治行動,視保外就醫相關規定與承諾為無物,一再冒犯法治規範。他的身體狀況顯已大幅改善,早已失去保外就醫的必要,他三番兩次違反保外規定,且公然從事政治活動,依法論理,早該回牢服刑。民進黨政府一貫選擇性執法,對自己人總是網開一面,所以陳水扁可以逍遙獄外,為所欲為。

更離譜的是,一些綠營人士漠視法治基本精神與常規,竟然呼籲特赦陳水扁。請問:他違法有據,部分貪汙案判刑定讞,他既不承認錯誤,更未道歉,憑什麼特赦?王子犯法與民同罪,只因為他當過總統即可特赦?何況他還有一些遭起訴案件尚未審理完成,從何特赦?若再獲罪,是否要再特赦1次?

特赦阿扁於法不通,於理更不合。他貪腐罪證確鑿,堂堂國家元首做了最壞示範,判處重刑罪無可恕,有何通融餘地?現任總統固然有權特赦,但總要說出一番道理,特赦貪汙犯究竟要昭告國人什麼堂堂正正的理由?

其實,民進黨政要縱容陳水扁踐踏法紀,主張特赦貪汙犯,根本的緣由是一致的,那就是黨派利益高於一切,凡是碰上我黨、我群利益,法律必須轉彎,事理必須屈服。基於此,他黨之人稍有違法之虞,即做從嚴解釋,務必羅織入罪,即使無法可辦,也要如蔡英文總統說的,「我們來想辦法」,大不了造新法予以法辦;至於己方人士觸法,則從寬認定,能免則免,能放則放。

陳水扁目無法紀,絕大多數民眾極其痛恨,偏偏民進黨要員們私心作祟,不斷向民眾展示執政者偏袒執法的惡劣情狀,展現歪理條條護我黨的蠻橫心態。然而,隨著阿扁侵犯法律的行動越來越張狂,所顯示的公權力偏執與政府無能狀態也越來越鮮明,民眾的反感也日益炙烈,民進黨政府為此所付出的代價隨之更高,法治所受到的傷害也更加深重。

陳水扁為了繼續留在獄外逍遙,正不斷創造政治業績奉獻給黨,今年台南市立法委員補選,他發揮臨門一腳的關鍵性作用,讓民進黨感激不盡。接著,陳水扁和陳致中父子聯手痛打韓國瑜,他們深知韓國瑜是民進黨的頭號敵人,打得越凶,功績越大,所創造的被黨利用價值越高,則他留在獄外的把握度越高。民進黨當局目前處在情勢低迷的困境中,明年失去執政權的機率很高,因此更需要阿扁發揮戰力,襄助總統與立委選舉。有了這個重大使命,阿扁必然善加把握,蔡政府必定把忍功發揮到極致,笑罵由人,只求阿扁好好助攻。

明乎此,我們不必寄望蔡政府會把阿扁抓回去,也不必期待阿扁乖乖保外就醫。他只會保外護航民進黨政權,民進黨政府也只會繼續被阿扁挾持,讓他逍遙獄外當政治打手。要把阿扁關回去,必須2020大選先讓民進黨下台。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