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蘇貞昌在清明連假前夕,猝不及防地發布4大公股行庫董事長和總經理的人事異動,引起外界質疑既為黨內派系「分封職位」,更為了因應總統大選疏通「金源」布陣。儘管此次人事調整均屬「業內」專業人士,但時機和其中兩位人選,以及還傳聞蔡英文總統事前不知情,在在使人不得不有另外的聯想。

本次人事調整最讓外界震驚者,便是涉及慶富公司詐貸及虛偽增資案的廖燦昌和張雲鵬。廖燦昌在合庫金控暨合庫銀行董事長任內,才因該案被迫下台,如今竟獲得派任資源更豐富、獲利表現不錯的第一銀行和第一金控董事長。廖燦昌重獲重用,豈不具有為當時負責下台平反的意味?

此外,另個啟人疑竇的安排,則是回鍋至華南金控擔任董事長,現為高雄銀行董事長的張雲鵬。據報載,蘇貞昌在宣布公股行庫高層新人事安排時,高雄市政府事先並不知情,而張雲鵬於民國106年6月以高雄銀行公股代表召集人出任董事長,韓國瑜市長已表明不能同意其辭現職。

行政院猶如對高雄市政府展開「突擊」,在未獲高雄市政府同意張雲鵬辭職前,即對外宣布將派任張雲鵬為華南金控董事長,當也是有意地「未便尊重」。高雄市銀行在張雲鵬任內爆發了「慶富案」,導致高雄銀行對該公司集團的貸款形成呆帳。此一涉嫌官商利益輸送,且受到社會關注的重大案件,相關業務缺失的檢討、究責與善後均尚未完成,董事長若「斷然」辭職而另「北漂高就」,很難不讓人解讀是留下爛攤還「轉進」的升級版。

高雄市議會對慶富案已成立專案調查小組,張雲鵬面對4月25日即將進行專案報告之際,行政院又逕行宣布將派任新職,此在行政院和高雄市政府間,又埋下了衝突的引爆點。然而,如果張雲鵬留下辭呈就揮揮衣袖地離職,高雄市政府和市議會又該如何因應呢?

高雄市政府在高雄銀行持股占40%多,法律上雖不算「公營事業」,但張雲鵬是代表公股而被高雄市政府派任為董事長,職務性質可謂相當於地方政府的政務官,而在某些事項或行為上應視同為具公務員身分。例如,「代表政府或公股利益行使董事或監察人職權」者應適用財產申報,或「代表政府或公股出任私法人之董事及監察人」亦適用《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及相關廉政規範等。

如果張雲鵬仍強赴任華南金控,高市府雖無法以移送懲戒方式來處理,但可朝違反利益衝突或違法失職等方向,啟動內部調查程序,這是在法制範圍內不得已的政治對抗。過去民進黨反對把官股事業職位當成執政者的禁臠,現在怎麼卻如此勇於建構綠色黨國資本主義了?

(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董事長 #華南金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