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敦義上任國民黨主席以來,有苦勞,更有功勞。包括每個月辛苦地為黨籌款,布局操盤,領導國民黨勝選九合一選舉,這些貢獻大家都非常清楚。但以台灣和國民黨今日的處境,2020大選已不是吳敦義個人曲直榮辱的問題,而是誰來帶領國民黨打贏選戰,領導台灣走出兩岸迷障的大是大非問題。

過去4個月,國民黨已經把九合一勝選的優勢漸漸拱手讓人,民進黨也自挫敗中快速整隊,局勢不僅是對國民黨不利,連最強將韓國瑜都開始受傷。至於第二強將朱立倫,從原本還可險勝柯文哲、賴清德,現在也被消磨掉,民調已然落後。這樣的局面,負責統籌操盤的吳敦義,當然難辭其咎。

吳敦義身為黨主席,黨機器控制在手上,卻又不排除「萬分之一參選的可能」,那麼,他究竟是「事主」還是「公親」?「公親變事主」是無妄之災;但「事主裝公親」,公信力必然破產。身為黨規則的決定者,如果吳敦義不能對參選釋疑,就不可能得到其他同志的信任,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吳敦義想找有意參選者協調,從吳韓、吳朱、吳王到吳周,卻全部破局。這個簡單的道理,精明如吳敦義,難道看不懂?

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讓吳敦義猶豫。參選總統是吳敦義的權利,但宣示有無參選企圖,維持神聖中立公正,卻是規則主持者的義務。如果吳敦義想要參選,那麼他所有的協調、勸退,都會被認為是「為自己作嫁」,他就必須辭去黨主席,至少也應該請假,由副主席等中立第三人去操盤、協調總統提名。如果吳敦義明確宣示,絕對不會參選2020,相信有意參選者就會卸下心防,願意接受吳敦義的協調。

假設吳敦義不選總統,接下來的當務之急,就是順應民意「徵召韓國瑜」,用最大的智慧跟胸襟,去協調唯一反對者王金平,同意徵召。

原本外界擔心的,是朱立倫對徵召的態度。畢竟若韓國瑜不參選,朱立倫通過初選的機率極大,而朱立倫的民調原本相當程度領先蔡英文與賴清德,並和柯文哲在伯仲之間,朱立倫可以說是國民黨的「第二個太陽」。朱立倫若不同意徵召,國民黨的確是有分裂的隱憂。

可喜的是,朱立倫展現了「大局為重」的風度,主動呼籲國民黨徵召韓國瑜。要知道,外界期待韓國瑜,不是朱立倫不好,而是韓國瑜更強,總統大選,沒有派第二名的空間。朱立倫體會到了民意的期盼,主動宣布「支持徵召韓國瑜」,這個氣度,值得肯定,也值得吳敦義、王金平等國民黨天王學習。

當然外界有人質疑朱立倫「以退為進」,但這是多慮,因為朱立倫雖仍表示「若辦初選,全力以赴」,但也清楚地表示:「只要徵召,就沒有初選問題。」所以,關鍵仍在吳敦義願不願意放下個人對大位的「想像空間」,以大魄力宣布徵召韓國瑜。

至於另一個徵召韓國瑜的路障王金平,也不該構成吳敦義遲疑躊躇的理由。一來,以王金平向來的圓融,吳敦義只要誠心溝通,相信王金平最後應和朱立倫一樣,會有成全大局的胸襟。但如果王金平最後仍反對徵召韓國瑜,甚至以脫黨參選相脅,這只顯示,王金平已把個人利益置於台灣的未來之上,那麼國民黨也不可以讓王金平「一人卡全黨」,吳敦義還是必須與王金平攤牌。

綜合全局來看,韓國瑜參選的路障,其實只剩下吳敦義一人,特別是吳敦義自己對參不參選的曖昧態度,不但讓國民黨好感度崩盤、讓朱立倫的民調落後、讓王金平有正當性不理會吳敦義的協調、讓韓國瑜被逼到巨大的壓力鍋裡,也重重傷害了吳敦義自己,讓外界懷疑吳敦義是否在操作「一桃殺三士」,想藉提名紛擾,一舉除掉朱立倫、王金平、韓國瑜3位民調遠高於吳敦義的「潛在對手」,為自己參選清除路障。

所有民調長期以來都顯示,吳敦義是國民黨4個可能候選人中,當選機會最低的,如今卻面對外界「一桃殺三士」的懷疑,其實是對吳敦義歷史定位的摧殘。眼前吳敦義的最佳選擇是快刀斬亂麻,放棄2020選總統的想望,專心協調徵召韓國瑜。

在民進黨打壓下,2020是國民黨會不會成為歷史灰燼的關鍵,更是兩岸關係與台灣前途的關鍵選舉,吳敦義要當歷史的罪人或英雄,在此一舉。

#韓國瑜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