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國《時代雜誌》引述3名匿名官員消息,指川普政府將擱置對台灣的F-16V戰機軍售案,直到與中國大陸敲定貿易協議。總統府雖然否認此一報導,強調美方正就軍售案進行相關審查,全案未遭擱置;但若排除《時代雜誌》發布「假新聞」的可能性,則總統府的澄清若非為了安定人心,就是狀況外,F-16V軍售案已遭美方擱置卻仍以為依程序進行中。從川普發動貿易戰以來,美中戰略競爭態勢相當明顯,多位主張對中國強硬的鷹派進入白宮,國會則通過多項加強與台灣關係的「友台法案」,去年10月副總統彭斯更發表一篇近似檄文的演說,強硬批判大陸並表示力挺台灣。台灣因而有部分人士認為這是機會,主張應該對大陸採取強硬政策,以爭取美國的支持。此一「聯美抗中」概念似為總統府所接受,蔡英文多次向大陸叫陣,甚至被稱為「辣台妹」。

美國把台灣當棋子

相對斷交後40年的冷漠,美國突對台友善,一般認為是美國把台灣當棋子,以施壓大陸作為貿易戰籌碼;如此我國對外政策理應更加謹慎。但蔡英文以「我們自己也是棋手」回應,積極操作大陸製造假新聞及對台統戰議題,並召開國安會議,提出反制「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7項指導綱領。近日再因美艦通過台灣海峽,以及解放軍戰機越過台海中線,而態度更為激烈。

從戰略角度看,負責外交、兩岸與國家安全的總統以「聯美抗中」作為政策主軸,固然是「戰略選擇」問題,但必須符合國家利益而不是政黨利益,且對形勢發展能有合理評估。就前者而言,蔡英文打造只有自己才能對抗中共的形象,已被批評為選舉考量;就後者而言,「聯美抗中」的前提是美國對中強硬的態度能夠持續一致。然而,觀察當前美國的中國政策,鷹派的國會、國防部,與鴿派的國務院立場並不一致,且政策重心是處理雙方的貿易爭端,而不是圍堵中國的「印太戰略」。這表示蔡政府出現嚴重的戰略誤判。和冷戰時期美、蘇的全面對抗不同,全球化時代的美、中戰略競爭是既對抗又合作。對美國來說,台灣「抗中」只在對中國大陸施壓時有意義,在合作情境下反而容易成為「麻煩製造者」。

出版《注定一戰:中美能否走出「修昔底德陷阱」?》一書而受矚目的哈佛大學艾利森教授,在書中詳述過去500年間發生在防衛大國與崛起大國間的權力更迭,他列舉的16個案例中有12個引發戰爭,僅4次倖免。重要的是這些戰爭往往不是其中任何一方所挑起,而是由第三者引爆。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戰導因於奧匈帝國王儲的被暗殺。熟悉這些案例的美國菁英,很理解美中若發生戰爭,結果將只是兩敗俱傷,雙雙退出世界霸權的競爭舞台,因而對衝突的操作異常謹慎,決不容許第三者,無論是台灣或北韓 ,自走砲式的行動而引發危機。蔡英文的「棋手論」,在這實際框架中並不真正存在操作性意義。

台灣經濟首當其衝

因此,「聯美抗中」是個失當政策,不僅美中將全面對抗的假定錯誤,且刻意忽視對台灣經濟的負面影響。事實上,美國如此重視貿易戰與相關的科技競爭已提示了一個重要概念,即維持經濟成長才是國家安全的真正核心。忽視經濟發展只強調意識形態的錯誤政策,長期而言,反而造成台灣安全的重大風險。(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中心執行長)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