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貨幣供給趨勢仍疲弱,而在高收益債券已扭轉去年12月的疲弱表現後,駿利亨德森企業信用投資組合經理人Tom Ross觀察,歐洲高收益債券市場可能是在現今收益匱乏且進入景氣循環後期階段的環境中,最後的收益堡壘之一。

Tom Ross指出,對於歐洲投資人來說,想要有「具吸引力的收益率」已變得越來越難,原先預期歐洲將跟隨美國升息腳步然而升息的預期已經不復存在。目前,預期歐元區的主要貨幣政策利率仍將保持為零,也就是維持自2016年3月以來的水準。

事實上,歐洲央行在2019年3月的政策會議上表示到今年年底前,利率將保持在目前水準;因此,在沒有通膨上升或經濟成長陡升下,政府債券殖利率可能會維持低位。對於尋求收益的投資者來說,在最為安全的信用商品中的選擇實在不多。

Tom Ross指出,ICE BofAML歐元企業指數的收益率為1.0%,但評等低於投資級債券的高收益債,收益率變得比較迷人,ICE BofAML歐洲貨幣高收益率指數收益率來到4.1%。

與美國高收益債相比,經過信評調整過後,歐洲高收益債的投資吸引力優於美國高收益債,且在全球維持低利,全球央行沒空間升息,全球投資人積極追求收益下,歐洲高收益債的吸引力更獲得推升。

根據穆迪(Moody’s)的信用評級機構數據,歐洲的高收益率違約率維持低位,截至2019年2月統計過去12個月違約率約為0.9%。即使預期違約率可能攀升,但因為市場再融資資源仍相當充足,且公司所需償還利率仍維持低位,因此預期未來12個月的違約率應仍低於過往15年歷史平均2.7%。

Tom Ross認為,只要經濟展望沒有惡化的太多,借貸公司就應該能夠找到投資人願意投資。而有鑑於高收益借款人所承受的特殊個別公司風險,這時候企業的基本面就值得仔細研究了。高收益債涵蓋了各種信評等級的債務發行公司,其中評級較低的B-與評級較高BB+之間就存在很大的差異。

若以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Poor’s)為例,自1981年至2017年期間所統計的歐洲高收益債券數據顯示,B-評級5年期累積違約率約為23.99%,而BB+評級債券卻僅為0.56%,這顯示出在獲取高收益和承擔高違約風險間存在著明顯的抵換關係。

#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