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立法40年之後,促進美國在西太平洋外交、經濟利益的《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屬美國國內法)仍一字未動的存在,而且仍繼續成為美國台海政策的基石之一。

《台灣關係法》讓美國政府得以持續與台灣島及澎湖列嶼的人民維持外交以外的諸多關係,包括「提供防禦性武器」,以及「抵抗任何訴諸武力或使用其他方式高壓手段,危害到台、澎等地人民的安全與生活制度的行動。」

《台灣關係法》也規定美國政府可以和根據在台、澎地區法律所成立的組織與機構,包括美國官方不承認的中華民國政府,甚至包括「任何接替的治理當局」互動。換言之,這個法律也為美國政府保留了彈性,萬一中華民國政府被中共政權以外的政治組織或機構所推翻或接替時,美國政府也可依該法繼續與治理台、澎地區的政治組織與機構打交道,以維護與促進美國利益。

此外,有了《台灣關係法》,美國政府必須堅持在維持和中共政權的外交關係時,也必須堅持「台灣的前途將以和平方式決定」。這樣雖然不是百分之百的保障了台、澎地區的安全,但對這個地區的人民而言,至少是美國願為和平解決台灣前途而背書。

依據主張和平決定台灣前途的《台灣關係法》,美國可以鼓勵或催促兩岸政府進行政治協商,也可以選擇不介入,以免激化台海局勢;美國可以協助台灣「維持足夠的自衛能力的防衛物資及技術服務」,也可以某些更積極的形式介入台海局勢。美國政府無論怎麼做,只要台、澎地區的安全與生活制度不受外力脅迫而改變,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外交及經濟利益又不致受損,都符合《台灣關係法》立法意旨。

另外要注意的是,《台灣關係法》因為內容有頗大的彈性,讓美國行政部門有許多自由心證的地方,有時可見美國行政部門據以做出讓中共政權認為違反兩者間三公報的行為,但該法不是讓美國政府激化對北京當局關係的法律工具,因為該法規定美國要「維持及促進美國人民與台灣之人民間廣泛、密切及友好的商務、文化及其他各種關係;並且維持及促進美國人民與中國大陸人民及其他西太平洋地區人民間的同種關係。」

最後,去年在美國另行通過的《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與我國有關的部分,都不超過40年前《台灣關係法》的規範內容。目前美國國會正審查中的「台灣保證法」草案,主張將台灣納入美國主導的軍事訓練演習中,卻有可能逾越《台灣關係法》畫定的範圍。

目前我國與美國的軍事合作未有任何公開的明文規定。「台灣保證法」前述的提案內容或許可以《台灣關係法》廣義解釋之,亦即要求將台灣納入美國軍演與訓練,符合美國應「使台灣能夠獲得數量足以使其維持足夠的自衛能力的防衛物資及技術服務」條文中所稱的「技術服務」。但倘若中共視此為美國將台灣「軍事盟邦化」的一步,可能使台海出現重大變數(例如中共進一步武嚇或逼使台灣方面上談判桌),這恐怕是《台灣關係法》立法諸公當時未能預料或樂見的。(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台灣 #關係 #美國 #台灣關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