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一邊追思「百分百言論自由」的鄭南榕,一邊說「言論自由不包括假新聞」,毫不覺得自己錯亂。當年陳水扁因「蓬萊島案」被法院判決誹謗有罪,民進黨異口同聲是「政治案件」;現在蘇貞昌公然違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對中天新聞選擇性執法,接受媒體監督的政府,卻反過來監督媒體,行徑與《動物農莊》的豬何異?

言論自由當然不包括假新聞,但政府沒有資格決定新聞真假,而應該由獨立的司法來判斷,這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規則。民進黨在執政前大聲吶喊新聞自由、司法獨立、行政中立、文官尊嚴、反對分贓,執政後卻完全反著幹,活生生就是《動物農莊》裡豬推翻人類,統治農莊的現實版。

「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這句話,曾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成功擊倒了當時的馬英九政府。事實上,溫和到常被人批評軟弱的馬英九,最不擅長的就是「獨裁」,罵馬英九無能,也許有幾分道理,罵他獨裁,是個天大的笑話。而今日此時,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張狂地以「保護民主」為名,打一場實質上反民主的「獨裁聖戰」。「獨裁」的黑暗幽影已遮蔽了台灣,「獨裁」努力讓自己成為事實。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說法就是陸委會陳明通的「豬狗禽獸」論,以及中研院副研究員吳叡人為了替陳明通緩頰,以《動物農莊》小說裡的豬「拿破崙」為例,問台灣人民,「你要做個人,還是要做一隻豬」?言外之意是,不接受民進黨的統治邏輯,不和中共對抗,就等著當一頭豬。覺青們聽了這樣的說法,莫不欣喜若狂!

吳叡人根本沒有讀懂《動物農莊》!《動物農莊》的情節是統治者拿破崙豬得到權力之後,欺騙群眾、喪失理想,恰恰就是今天民進黨的所作所為。書中農莊的名言「拿破崙永遠是對的」,不正是100%民進黨的寫照嗎?只要是支持台獨,那「貪汙」就是建國基金;只要能鞏固政權,當東廠也是轉型正義;只要服膺蔡英文總統,關說司法也可以是「司改職責」。

《動物農莊》裡的「四足為善,兩足為惡」,到了民進黨手裡就變成「太陽花好,ECFA壞」、「陳菊見國台辦是彰顯主權,韓國瑜見中聯辦是出賣主權」。再看看民進黨對司法公正的不屑一顧,監察委員陳師孟三天兩頭恐嚇騷擾判決不合他意的法官;前法務部長邱太三竟然可以打著「總統司改職責」的名號關說司法;陳水扁明明健健康康,依保外就醫規定該回監服刑,卻可以天天囂張放話,大搖大擺地插手政治……。

這些視司法尊嚴如無物的舉措,鮮活顯現《動物農莊》裡最經典的台詞「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豬)比其他動物更平等!」,民進黨式的平等就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是民進黨比其他人更為平等」。

吳叡人等這群人為了合理化民進黨踐踏言論自由、箝制新聞的作法,主張要「在法制上建立機制,不讓台灣人出賣自己」,這種高高在上的傲慢,和「動物農莊」裡的拿破崙豬,有什麼不同?什麼叫「不讓台灣人出賣自己?」,話是民進黨說了算?

去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敗後,理論上,民進黨應視為這是人民對其過去3年豪取強奪、踐踏民主做法的明確否定,但民進黨卻不做此想,反而認為是因為他們還不夠霸道、還不夠貪焚、還不夠獨裁。

我們不得不引《動物農莊》的結尾來提醒台灣人民,作者歐威爾寫道,「外面的眾生靈從豬看到人,又從人看到豬,再從豬看到人;但他們已分不出誰是豬,誰是人了。」今天的民進黨,和當初他們所對抗的專制者,已經沒有差別。「喊著民主反民主,反著獨裁搞獨裁」,民進黨想當沉淪腐敗的豬,台灣卻不是動物農莊,人民會奮起,會反抗。

公民必須警覺,如果執政者仍執迷不悟,人民就有義務用選票反對他、懲罰他。因為,若打壓民主的執政者竟然能夠得到獎賞,順利連任,過去4年,他們對民主的傷害已變本如此,未來4年,對民主的踐踏,能不加厲嗎?

#動物農莊 #農莊 #執政 #言論自由 #拿破崙 #自己 #民進黨 #動物 #獨裁 #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