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營立委聯手提案修改《考試院組織法》,大幅變更了考試院超然獨立的憲法地位及運作常規。近3年來,不少事涉考試院主管而極具爭議的法案,幾乎均不是依憲政常規由主管院提出,可看出和總統任期不一致的考試委員,未必屈從執政黨的意志。加以考試委員在院會中經常質疑執政當局用人破壞人事法制,綠營立委提案「修理」,當不意外。

綠營立委以「精簡」為由的提案,將考試委員由19人改為3人,任期也由6年改為和總統一致,甚而將其職權改為僅具「建議」和「研究」權。然而,憲法雖未明定考試委員的人數與任期,但第88條明定「考試委員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明示考試委員對憲定所有考試權事項均掌有對外發生法效力的權力,尤其主持多項國家考試,更顯重要。若改成僅有建議和研究權,自屬違憲。

這次領銜提案修法的立委中,有在陳水扁總統時以「機要人員」任用,一躍擔任簡任第12職等參事者。當時大批學經歷條件不足的輔選功臣或扈從者出任中央政府高階文官職務,形成了「童子軍治國」的現象。因此,2002年在立委和考試委員的施壓與促成下,銓敘部終於訂定了《各機關機要人員進用辦法》,對機要人員擔任各官等職務及所需學經歷條件設下了限制。

民進黨全面執政後,仍有「口譯哥」以28歲擔任簡任第10職等的機要職務,後來更以「約聘人員」派駐美國代表處政治組組長。外交部一再硬拗這些安排均合法,銓敘部也配合外交部硬幹。

另外,農委會既可在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派任官股董事,卻仍破天荒以借調方式,派具常任文官身分者擔任總經理。這兩案都有不少考試委員在院會中質疑破壞文官制度,儘管阻擋不了,但考試委員的發言仍為這時期的「亂政」留下了歷史紀錄。

此外,促轉會和黨產會敢於違憲設立,並進用大批本應屬專業或技術類的「約聘人員」,竟還從事屬公權力的查封勘查任務,無異於東西廠派出「滿街狼犬」、「黑官橫流」。考試委員屢在院會對此等情形提出質疑,效果雖未能彰顯,卻反而說明應更強化其獨立行使職權的地位。

銓敘部長是現任總統所任命,易配合行政院,考試委員獨立行使職權,但考試院現實上為「弱勢院」,考試委員只有無畏政治壓力,積極面向社會大眾,才能尋求支持和累積制度聲望;而這也是憲法賦予其依法獨立行使職權的立意。(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銓敘部 #考試院 #質疑 #綠營立委 #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