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版權圖片服務商「視覺中國」宣稱擁有人類史上首張黑洞照片商業版權,在加蓋浮水印後向用戶收取版權使用費,因而引發輿論風波。黑洞照片發布方曾聲明,只要標注圖片來源,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使用黑洞照片,「視覺中國」卻宣稱擁有版權,爭議爆發後,「視覺中國」股價一路跌停,市值蒸發數十億元人民幣。大陸官方也出手整治,天津市網信辦連夜約談網站負責人,國家版權局亦專門表態發聲。目前,「視覺中國」網站已暫時關閉。

「視覺中國」事件,一來折射出大陸智慧財產權保護領域的某些不足和亂象,二來輿論的強烈反應亦預示著在大資料世代,大陸將從制度層面加碼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這背後深意更值得我們關注。

其實,大陸的智慧財產權保護事業伴隨改革開放而興,40年來從無到有取得的成績值得肯定。如,1982年的《商標法》、1984年的《專利法》、1990年的《著作權法》、1993年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以及加入WTO後不斷與國際規則接軌等等。目前,大陸已建起了一個符合國際通行規則、門類較為齊全的智慧財產權制度,加入了世界幾乎所有主要的智慧財產權國際公約。

但不可忽視的是,在大資料世代正在到來的今天,新舊事物更迭加速,智慧財產權保護面臨著新的挑戰。以此番圖片版權爭議為例,在大陸現有制度下,對圖片等可視多媒體資源的版權保護遠不及對傳統文字著作權的保護。若如業界推斷,資料將是未來社會的「石油」,那麼對資料資源的產權保護,需有未雨綢繆的意識,提前設計框架規範,讓制度先行。

再者,保護智慧財產權的重要目的,除維護社會公平外,更是為了激勵創新。對大陸而言,創新的意義已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平心而論,圖片服務商以經營圖庫授權起家,曾經在圖片的版權保護方面也發揮了積極作用。例如,若攝影師圖片被盜用,個體維權成本高較為困難,而與平台簽約後,平台會主動幫助攝影師維權。這對攝影師而言本是一件好事,但一些平台卻逐漸開始借機攫取本無版權的圖片收費牟利,與個體分成式維權行銷,早已背離激勵創新的初衷,如不及時控制,反而將成為扼殺創新的因數。

欲治其根本,仍需從制度層面把脈。大陸官方近年來不斷強調,要用制度引領改革和發展的思路,如剛剛頒佈的《外商投資法》,亦是該思路的體現。在智慧財產權保護領域,如何令個體維權通道更加暢通,如何用法律約束平台行為,這些疑問都指向從制度層面強化對智慧財產權的重視。

其實,大陸智慧財產權制度建設正加速進行,將智慧財產權違法成本提上去、維權成本降下來的智慧財產權法律制度正在完善。例如,《專利法》的修訂草案已通過國務院常委會審議,被列入大陸今年立法規畫之中。此外,大陸將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作為擴大開放的4個重大舉措之一,向外界釋放了堅定信號。

去年,大陸在國家機構改革中新組建了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重組的國家智慧財產權局整合了專利、商標、地理標誌,隸屬於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一來避免了智慧財產權執法衝突,二來統一了執法尺度,加強了對侵權行為的執法力度。

今年1月,大陸最高人民法院智慧財產權法庭正式掛牌成立。在國際上,設立專利方面的審判機構並不稀奇,但在最高法院設立智慧財產權法庭,大陸是第一家。此前,北京、廣州、上海等地就已設立智慧財產權法院,處理了許多影響力頗大的案件。

今年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表示將修改《智慧財產權法》,對侵權行為引入懲罰性的賠償機制。大陸學界政界亦正在加緊對智慧財產權法院體系的建設研究,接下來,大陸官方的相關動作或將密集出現,值得我們關注。

在大陸對智慧財產權保護格外重視的背景下,兩岸亦可從中發掘合作之道。如,此番「視覺中國」風波帶來了內容審核領域的發展空間。據悉,大陸官媒人民網、新華網以及有相關業務的企業正蓄勢進入。內容審核在未來可以借助人工智慧等新的手段鋪開,這亦可發揮台灣優勢,為相關企業帶來機遇。

對政府而言,智慧財產權保護需制度先行,而對企業或個人而言,亦需要前瞻智慧,把握政策趨向,順勢而為。

#維權 #大陸 #智慧財產權保護 #智慧財產權 #視覺中國 #圖片 #資料 #制度 #版權 #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