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互聯網產業公司近年來迅速發展,經濟上的各行各業對電腦應用的依賴程度不斷增強,造就「數位碼農」的名詞。

互聯網從業人員的生活時間是相當的緊張,加班和隨時待命對於他們已屬正常現象,馬克思所謂的「異化」又發生在碼農的工作環境上。

碼農當然是一種自嘲的稱呼,意指相對應建築行業的農民工,碼農的社會經濟地位相比與農民工雖然優越許多,但碼農已逐漸從體力勞動向抽象勞動轉變。近期有意思的是,平時順從的碼農開始造反,尤其是針對「996現象」的批判。

所謂的996現象,就是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周末假日還得加班,其實下班時間已經到了,手裡的事情也已經完成,但互聯網辦公室還沒有一個人敢走出去,於是乎你就疲軟了,邁不動步了,心急火燎想下班,卻也不敢踏出一步,這種人群的團體現象徵兆,頗值得探討。

「碼」與「農」兩字可以分開探討:由於IT工程師熱愛編程和堅持寫code的習慣,所以稱之為「碼」;加上互聯網大企業的總部,通常座落在城市邊緣的開發區,例如北京上地、深圳的科技園,所以自嘲為「農」。實際上,互聯網是資本密集和技術密集的產業,同時也伴隨勞力密集的發生。

IT工程師在大陸並不是待遇特別差的工作,而碼農的薪酬也並不低,多少大陸家庭擠破頭也想把孩子送往未來從事互聯網產業的學科深造,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臉書創始人馬克祖克柏,都是碼農對未來嚮往的偶像。

近日,大陸某家互聯網公司的人力資源部,要求員工實行996工作制,而且不能請假,也沒有任何補貼和加班費,不少公司職員利用社交媒體表達了不滿,亦引發互聯網公司老闆對996工作制現象發表看法。

然而,筆者發現最有意思的觀點,乃資深的碼農認為這其實是變相裁員,996工作制逼迫一些員工主動辭職,公司可以節省數額不菲的賠償金。事實上,筆者發現996工作制未必會強化工作的效能與效率,反而會導致人心渙散、陽奉陰違的不滿情緒發生。

隨著時間軸線的拉長,輿論似乎發現發現IT似乎是一個屬於年輕人的行業,碼農倘若步入中年之際沒有上升到中高管理階層,還能繼續從事的碼農工作嗎?答案是不太容易。

碼農集體憤慨程度似乎愈演愈烈,指責互聯網公司老闆不能動輒以理想來要求員工達到這樣的境界,因為互聯網公司看似創新、自由、平等,但再有使命的互聯網公司擴張之後,都會面臨官僚化的現象。

誠如大陸某位互聯網大老闆的金玉良言: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996,你什麼時候可以996?諷刺的是,此種互聯網官僚化的傾向不斷蔓延,行業實際上已逐漸缺乏真正的互聯網精神,究竟是互聯網的原始精神造就碼農,抑或碼農的犧牲才是讓互聯網公司坐大的起因,這種互為因果的現象,頗值得持續觀察與探討。

最後,筆者建議大陸碼農:健康是一切的基礎,人生是自己的,自己不重視沒人替你重視。(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工作 #員工 #發現 #大陸 #探討 #發生 #工作制 #現象 #碼農 #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