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巫峽之中,有一些可憐的罪犯,被關在由岩石挖鑿的牢獄,獄卒將他們從上方拋入獄中之後,他們再也沒有希望逃離,除非以身試險縱身躍入底下的江河。在這裡我們也發現各種類型的居民,有一部分是老子的信徒,在此幽暗偏僻之處,過著遺世獨立的生活。

舵手所有誇張的舉動都是他的手段之一,所以當他領取應得的酬勞時,又額外要求一點小費,作為他冒險救我們性命的報償。其實只要算算遍布江邊的船隻殘骸、看看那些隨時待命的救生小船,再瞧瞧中國人都在險灘頭下船,自己帶著貨物走陸路直到水流平緩處,就可以知道穿越這道急流有多麼危險。

煤礦村小孩參一腳

這個名為青灘的急流是汽船航行揚子江上游的最大阻礙。我們必須從村子裡雇用五十名縴夫來幫忙,把船逆著每小時速度約八浬(約十五公里)的湍流往上拉;但我以為布雷基斯頓船長所提到的那類汽船,沒有理由不能航行於此處或其他急流河段,因為我們可以將蒸汽的力量隔離出來加以利用,或是拖曳船隻上行,或是防止船隻下衝過猛造成危險。只要揚子江一旦開放通商,必定馬上會有嶄新的科技來完成這項目標。

這段峽谷內的山勢和下游牛肝峽同樣雄偉。十一日,我們來到一個圍著城牆的小鎮,鎮名叫歸(今秭歸),在這裡沒有看到一艘船、一個人,一點買賣的跡象都沒有。喔不!我想起來了,河岸上的確有個人,是個乞丐,但連他也準備要離開了。我們在此停留一夜,翌日上午去參觀一個叫巴東的地方的幾處礦場,蘊藏煤礦的石灰岩層與江岸幾乎成九十度角巍然聳立。岩石表面挖了一些平坑,但規模都很小,只是簡陋不深的溝槽,既未挖鑿豎坑也無通風設備。

此地礦藏豐富,即使只靠著礦工這些簡陋的設備,產量仍十分可觀,但品質卻比不上我們在更上游處所購得的煤炭。礦工工作時,帽子上都附有一盞燈,和我們在戴維爵士發明安全礦燈之前使用的帽燈差不多。礦工將煤礦從坑口沿著石壁表面鑿出的細長凹槽往下推,再由婦女放入簍中進行搬運。

這一帶有幾個煤礦村,村裡的每戶人家全都從事此業,小孩負責將煤與水、泥土混合,然後注入塊狀模型中,製作每塊約一斤重的燃料。礦工每個星期大約可以賺七先令,工作時間則是從上午七點到下午四點左右。

馮.李希霍芬男爵在書中告訴我們,湖南與湖北的煤藏豐富,四川也有廣大煤田。他還說以目前全世界的煤消耗量來看,光是山西南部蘊藏的煤礦便足以供應數千年之久,然而,就在上述各地,儘管腳下藏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煤礦,當地的中國人卻還是經常儲存木柴和小米稈作為冬天取火之用。這廣大的煤礦田將是中國未來強盛的基礎,而蒸汽則是開發這片礦物財源的一大利器。

十八日上午抵達的巫山峽(即巫峽)全長超過二十哩(約三十二公里),進入時大約是十點。江水非常和緩,峽口的風光更是我們至今所見最美的景致之一。此處亂山林立,最遠端的山峰有如一顆經過琢磨的藍寶石,一道道雪線在陽光下閃爍不定,就好像寶石表面閃耀著光芒,而懸崖峭壁的線條顏色逐漸加深,直到融入了層巒疊嶂、光影氾濫的前景。

槍彈打在岩石上

駐防在川鄂邊界的一艘砲船的軍官,警告我們要提防盜匪,他們這麼做並非沒有道理。我們下錨的地方巨岩參天,把四周圍遮蔽得漆黑一片,將近十點的時候,船長派人轉達要我們隨身備著武器,因為到處都有盜賊伺機而動。剛剛有一艘船靜悄悄地從旁駛過,船上的人還竊竊私語。我們和對方打招呼,但他們沒有應聲,我們便朝他們頭上開槍。我們開槍後,岸上不遠處有幾個人以一閃火光、一記槍鳴作為回應。

從此刻開始,我們便徹夜戒備,到了凌晨兩點左右,所有人又再度被喚醒,準備對付一艘悄悄移近我們停泊處的船隻。這回我們逼不得已還是開槍,槍彈打在岩石上砰然作響,倒也嚇阻了暗處的敵人,使其不再繼續靠近。

這些擾人清夢的盜賊對這個河段的地勢必然瞭若指掌,因為這裡即使在白天也相當陰暗,晚上更是一絲光線也沒有,一般商船根本不敢冒險駛離四周為岩石所包圍的停泊處一步。在這處峽谷停留的另一夜,僕人在我的艙房外叫喚,只見他滿臉驚恐地告訴我,說他剛剛看到一群發光的鬼魂在江面上遊蕩。

我從未見過這名僕人如此驚惶失措,顯然是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於是我們隨著他來到甲板上,朝頭頂上高約八百呎(約二百四十公尺)的崖壁望去,竟見到三盞燈火在岩石表面展現一連串不可思議的變化。這時候老僕人臉上冷汗直流,他說他看得出來有幾個像精靈一樣的形體在揮舞著燈火,警告旅者遠離深淵邊緣:

這群天使,個個揮舞著手,多麼美妙的畫面:

他們猶如陸地上的信號,是一盞盞美麗燈火。

其實這個現象可以有合理的解釋,那就是在巫峽之中,有一些可憐的罪犯,被關在由岩石挖鑿的牢獄,獄卒將他們從上方拋入獄中之後,他們再也沒有希望逃離,除非以身試險縱身躍入底下的江河。在這裡我們也發現各種類型的居民,有一部分是老子的信徒,在此幽暗偏僻之處,過著遺世獨立的生活。

我們在某個洞穴中,看見這樣一位道教哲人的遺骸,據僕人對我說,這名隱士去世時已屆兩百歲高齡。有幾名船夫也說他們知道他至少也有一百歲了。他的骨骸就在洞穴中央,上面放了一些石頭和土塊,那是過往的山中居民草草堆起的小石塚。

二月十五日,上溯急流時出事了。忽然間一陣大風襲來,加上江水的強力漩渦,船幾乎整個翻覆。

(待續)

#有幾 #表面 #急流 #開槍 #一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