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在香港大館當代藝術館展出的疫症都市,是一個國際合作項目,旨在針對全球如何預防傳染病的難題讓各地人士就當地情況展開對話,同時也是對1918年蔓延全球的流感大爆發100週年的紀念。

其實藝術家用作品表達的觀點常常比社會學家或衛生當局尖銳而有影響力,這個「疫症都市:既遠又近」探討像鼠疫、SARS,最近的豬瘟,對都市帶來的心理與情感衝擊。

藝術家陳翊朗用巨幅畫作「地鐵車廂」藉著氣勢逼人的壁畫,探索人們對傳染的看法。整個牆壁都是鬼魅魍魎,人的形狀全部改變,你我之間充滿疑神疑鬼、揮之不去的情緒;恐懼像無所不在的惡魔,在這個藝術作品表達了心理狀態。

另一幅畫的作者黎清妍,給她的畫英文叫red curtain,中文叫白洞,很有意思吸引了我的注意。畫中疲累的醫生斜倚紅色布簾,渾身白洞,正象徵在這種狀態下人吸收壓力的自處結果。

這次展出的作品都涉及「吉凶未卜、懸而未決」的過渡狀況,描述了個體面對各種約束、外來影響及凝聚力量時會如何自處?當流行病侵襲時體制如何反應及個人情緒為何激化。

除了真正的流行病外,讓社會處於吉凶未卜,懸而未決,陷入嚴重疫症狀態的,還有人為的對立與排斥。藝術家拉札拉托及阿利耶在上海當代展論文「致我們的敵人」中,指出,很多因素匯聚,自2011年以後我們的世界已進入內戰主體化的時代。他們認為資本主義及新自由主義中暗藏著戰爭。只不過用的方式更隱晦。

這個說法從英國脫歐事件、巴黎黃背心、歐洲新法西斯,到中美貿易戰,川普治下得種族主義、恐外症,而歐洲極右翼向外國人、難民、穆斯林信徒宣戰,,一連串政治社會動盪,如同流感漫延全球,各個國家處於所謂情緒上「內戰」狀態,國家機器更積極用來控制情勢壓制革命或反抗,一種在疫症狂熱下的新極權統治悄然抬頭。

最近我們的執政黨在野黨處於意識形態裂解狀態,各自喬不攏總統候選人,讓未來的台灣也處於統獨疫情「吉凶未卜、懸而未決」的狀況下,隨著選戰逼近,政治疫情蔓延,執政的愈強化其控制力,清明假期公營金融機構高階人士大調動形同突擊,引發種種後遺症,而院長批評NCC打假不力,致主委匆匆請辭,種種政權工具的使用,跟政治疫情密切相關。在吉凶未卜的焦慮下,朝野雙方的言詞也儘可能的激化矛盾,提油救火更造成社會不安,藝術家所謂「內戰主體化」狀態,在台灣當下也似乎隱隱浮現。

以往每當選舉接近,台灣總是會爆發政治疫情人心浮動,然而這次格外危險,因正逢台灣處於中美無聲的硝煙當中,進而兩強權互相藉台灣問題進行武力對峙,軍艦飛機以台灣海峽為較勁熱區,可說中美兩國在廣義的戰爭氛圍中。逢此變局,台灣照理應該明哲保身維持等邊友好,讓子彈飛一飛別冒出頭,以免惹火上身。但因政治疫情特別嚴重,政黨選情危急,大家如熱鍋上螞蟻,言詞莽撞、統獨激化,使情勢更加「吉凶未卜」。

如同香港展出的疫症都市,對流行病給人口密集的都市帶來制度的衝擊及人情緒的坑洞創傷所做的描寫,這種創傷原因出在人與人的接觸,出現潛在敵意,因為誰也無法預料對方是否為疫病帶原者,以致產生集體妖魔化的精神失調;台灣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政黨輪替,亦有類似混雜意識形態、利益權力、保台賣台情結的政治流感,全民處於感染狀態,以致傳統溫良恭儉讓的素質暫時消失,每天上演的政治版延禧攻略劇碼,造成大家身上很多看不見的「白洞」,透過藝術家的形象化作品,令人心有戚戚。

值此時期,我們更應用愛自我療癒,用關懷取代對立,在人我之間營造寬容體諒的空間,降低政治疫情對我們生命的干擾,不隨波逐流,多給彼此溫暖,避開內心的戰爭狀態,維持周遭環境的溫暖安全友善。人人可以這樣行動,讓社會減輕疫症、恢復健康。

#作品 #狀態 #藝術家 #懸而未決 #都市 #吉凶 #疫情 #台灣 #政治疫情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