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一說考慮選總統,立刻引發諸多議論。要說震撼,倒也未必,因為這已經是舊話題了,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同為巨賈的郭董應否「有為者亦若是」,便曾在台灣掀起話題,民調機構也曾在2017年認真探詢過民意風向,發現民意對郭頗為肯定。然而,郭畢竟這2、3年來沒有鋪陳從總裁到總統之路,應該是自知這條路上有他必須面對的特殊難題,如今再提選總統,老問題未必已解,新挑戰迎面而來,若真參選,即使媽祖已有指示,也不乏選民支持,不管要做聰者、明者或智者,都需更多深思熟慮。

郭董選總統,到底會面臨哪些挑戰?首先,從富可敵國的民營企業負責人轉任權勢最大的公職,郭若當選總統,基於利益迴避原則,他與親屬一定會被要求斷開與原有事業,乃至與任何企業的所有直接間接關係,以維持做總統的大公無私。但即使如此,綠營難道不會用顯微鏡持續檢驗郭的一言一行,看看其言行是否有暗助鴻海集團之嫌?在這種隨時被懷疑與檢驗的氛圍中,郭又要如何針對台灣的產業轉型或科技發展提出主張?郭即使提出了高科技產業的政策,只要鴻海也因此獲利,難免就有閒言閒語。

於是,這個輝煌的總裁經歷,對郭而言,究竟是用不完的資產,還是拋不掉的負債,就不能做全然樂觀的預測。畢竟,郭一旦轉型為政治人物,綠營、綠媒對郭是不會手軟的。「到底跟鴻海還有無關係」,當然是他最容易被攻擊的軟肋。或者綠營如果要郭先把所有生產事業搬回台灣以表示真愛台灣,再要他立刻斷開跟鴻海的所有關係,請問,郭董玩得起這種殘酷的政治鬥爭遊戲嗎?

其次,有人認為,郭經營跨國企業,和北京、華府及東京關係良好,對維護台灣安全、拓展台灣國際活動空間必將大有助益。問題是,當他成為總統後,他個人的活動範圍,就要從哪裡都能去的鴻海全球框架,限縮為幾乎哪裡都不能去的中華民國框架。他與多國政要的友誼,也要被置入中華民國國際處境中配套處理。談到國際上的私人友誼,郭董時代是一回事;要成了郭總統,當然就是另一回事了。

更麻煩的是,以郭在大陸的投資規模,一旦決定參選,馬上就會被要求對兩岸政策表態。最敏感的「一國兩制」問題,郭不管說贊成或反對或想閃避,都要面對來自兩岸的超大壓力。韓國瑜在大陸沒有事業,他敢講,但郭董呢?而這不是選上後才要再說的事情,是一宣布參選就要回答;一回答,就對他在對岸的現有事業可能造成立即影響的問題。郭董做好準備了嗎?

最後,要當選總統,還是要有夠多的選民支持,希望被國民黨提名,也要順應黨中央決定的提名辦法,這都不是靠個人霸氣能決定的事情。現在藍營上上下下,大多已有徵召韓國瑜的心裡準備,除非韓這兩天就把話說死表示不選總統,否則只要他話不說絕,郭在最近的民調中就夠不上支持度最高的位子,幾個這樣的民調一出來,「還是韓比較強」的共識就確定了,郭也就難獲國民黨提名了。這也是郭董要選總統的另一實際挑戰。當然,如果要成為獨立參選人,那就要費更多事,票源也會更不明確,挑戰會更大。

從總裁到總統,這條路要怎麼走?郭董還需仔細思量。(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教授)

#郭董 #鴻海 #總統 #綠營 #挑戰 #事業 #總裁 #關係 #選總統 #參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