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去年九合一大選期間,大肆指控中國大陸利用網軍介入台灣選舉,散播對政府不利假消息,綠營更指韓國瑜之所以聲勢暴漲,是靠對岸網軍助陣,連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莫健也呼應蔡英文總統的說法。不過最近蔡總統和前行政院長賴清德競奪黨內提名,兩個陣營殺到刀刀見骨,賴清德被逼討饒,呼籲「支持蔡總統的網軍停止對他的攻擊」,蔡總統則回應,她受到的攻擊比賴清德受的批評還多,攻擊她的人,賴清德「應該有一定程度熟悉度,或許賴院長可以呼籲一下他們有所節制」,暴露了綠營也有網軍的事實。

蔡總統強調,網路上有很多網友是支持者,不是拿錢辦事的網軍,不用給他們貼標籤。但這樣空泛而隨意地使用「網軍」一詞,是不嚴謹也不公平的。支持自己、批評對手的,就是自發性的網友,攻擊自己的聲音就畫為「網軍」,意指對手動員專業網路打手,不是真正的民意,這種說法根本毫無證據。

假消息這個議題,可大可小,大可上及國家安全,小則可能僅是小水花。網路原本就是百家爭鳴,各種訊息轉瞬千里,其中有些訊息並不正確,有些是酸民帶有惡意的發言,甚至可能煽動仇恨撕裂社會,而有些國家出現有組織的網軍進行政治活動,這些不同的狀況必須清楚區分開來,才能分別作適當且適法的應對。

首先,網路消息百花齊放,若有謬誤之處,網上還有很多正確的消息管道可查驗,政府只要對事涉公權力部分予以澄清即可。網友的意見只要不涉及誹謗霸凌猥褻,基於尊重言論自由與網路開放氛圍,政府不應干預。如果有人覺得受到侮辱,大可依法提起訴訟。政府應該規範的,是像歐美等國一樣,對仇恨、種族歧視、霸凌、色情或藉網路犯罪的行為從嚴取締懲治。

至於真正有組織、有特定政治意圖的專業網軍,就需要以同樣專業的手法偵監鎖定,在有具體證據下進行揭露及反制。例如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俄國的網軍就暗助川普打壓柯林頓,而俄羅斯總統普丁親信資助的「網路研究社」(Internet Research Agency, IRA),就是一個所謂的「巨魔農場」(troll farm),用假帳號在社群媒體買廣告,炒作槍枝、種族等敏感議題,企圖分裂美國社會。

「troll」是指在網上惡言攻擊的行為,「troll farm」則是有組織有目的的網路攻擊隊伍,他們利用大量的假帳號在網上散播消息引導輿論,甚至編寫出機器人對話程式與網友討論,讓目標中的話題標籤及關鍵字成為網上主流,在網友不知不覺中引導民意。有這種資源及能力的,應該都屬國家級,因此也需要同樣專業的高手,才能準確偵察溯源。

但台灣目前似乎還無法做到這個專業水準。九合一大選前有不具名的國安人士說,中國大陸會在選舉時用網軍來散布假消息與假新聞,對我方進行集體式的攻擊,選後立委就此質詢國安局長彭勝竹,彭勝竹說國安局沒說這個話,並承認這是則假新聞。至於假新聞該誰管,應該是NCC。沒過多久,在行政院長蘇貞昌批評NCC管制假新聞不力後,主委下台換人。但網軍這麼專業的隊伍,需要高端網路菁英才能偵察防堵,而且需要相當的經費資源,已涉及國安層級,不是NCC能承擔得來的。

某些情境下,假消息的確有可能對民主發展、社會安定與國家安全造成危害,社會需要戒慎恐懼,但政治勢力把假消息過度擴大解釋,甚至當作政治鬥爭的工具,對民主、安定及國安的傷害也未必小。網路上似是而非或煽動誤導的訊息,民眾固然應該審慎思量,但對出於政治動機把假消息妖魔化,同樣也要戒慎觀察。

蔡政府把激動的網友和有組織的網軍混為一談,沒有證據就隨口把批評的聲音抹黑為對岸的網軍攻擊,一竿子打翻批評者。這是對民怨的無視,也是對施政不佳的遮掩,更是不公平的扣帽子。如果假消息只是政治鬥爭工具,沒人真的在意真假,也沒人積極培養專業偵監團隊,那麼,人民沒有更接近真相,國家也不會更加安全。

#攻擊 #專業 #網軍 #國家 #網路 #假新聞 #消息 #政府 #假消息 #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