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海航的欠債問題,法院選擇拖延受理,圖為長沙雨花區人民法院。(取自新浪微博@長沙雨花區法院)
對於海航的欠債問題,法院選擇拖延受理,圖為長沙雨花區人民法院。(取自新浪微博@長沙雨花區法院)

大陸最高法院於今年兩會曾宣稱大陸各地法院「已基本解決執行難」的問題,但「遇到海航集團欠債,法院執行就變得很難」。海航旗下位於湖南的連鎖超市「家潤多」近來積欠300多家陸企及台企等供應商業者貨款達3.2億(人民幣,下同),債權人進入2019年後陸續向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執行庭申請對「家潤多」執行強制償債,但該法院以各種理由拖延受理。

從2018年中開始,家潤多給供應商的貨款就從原本一周一結延到一月一結,最後更開始積欠。長沙業界盛傳,家潤多的上游控股公司、同為海航子公司的「供銷大集」曾以家潤多的名義向銀行貸款,卻沒用於家潤多的經營,可能是造成家潤多資金鏈斷裂的主因。而「供銷大集」是在為海航集團抽逃家潤多的資金。

家潤多提6折條款協議

不少供應商及債權人,不滿家潤多的貨款積欠告上法院,但即便法院已判決家潤多給付,但供應商還是沒收到錢。眾多債權人多次去政府部門拉條幅,懇請政府主管部門介入。

經政府協商下,家潤多背後的海航商業控股公司派出代表,向債權人提出將債務打6折即迅速還錢的「6折條款」協議並發出承諾函,聲稱只要債權人放棄40%的債權權益,將自簽協議起3個工作日內償付。

許多供應商業者因資金鏈問題,無奈下只能被迫接受,但協議規定的還錢期限已到,只有極少部分業者拿到款項,家潤多和海航商業控股公司還是沒有償付大部分供應商的貨款。

債權人進入2019年後陸續向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執行庭申請對家潤多強制執行償債,但該法庭以各種理由拖延受理,最後僅表示會「排期受理」。而這段期間家潤多貨款的延付,有可能導致家潤多供應商債權人的資金鏈斷裂。

法院執行仍存有特例

大陸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今年兩會報告時曾指出,各地法院已「基本解決執行難」的問題,但海航事件也凸顯出大陸法院在執行上仍存有特例,不僅讓外商、台商對大陸投資環境的信心再度蒙上陰影,也為大陸兩會今年通過的《外商投資法》維護外商權益的可信度,加上了一個問號。

#受理 #海航 #執行 #法院 #法院執行 #協議 #債權人 #貨款 #商業 #控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