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4月中日恢復經濟高層對話、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華並與習近平主席舉行雙邊會晤後,中日關係揮別了「八年對抗」的惡性循環,重新回到相向而行的正軌上。邁入2019年來,日本外相及5位內閣閣員於本月15日率團赴北京拜會李克強總理和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舉行第五次中日經濟高層對話,而中共外聯部副部長錢洪山也於10至12日訪問日本,會見自民黨與公民黨,開展中日兩國政黨交流,中日關係在告別寒冬之後如今正迎來春暖花開。

春暖花開 合作共贏

為進一步推動中日關係邁向新階段,自民黨總幹事二階俊博很可能將以安倍特使身分,於本月24日率團出席中方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並且攜帶安倍親筆信赴京遞交給習近平,正式邀請習近平出席6月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此外,日方也將派遣高階代表團出席今年下半年舉行的第二屆中國進出口博覽會,而中日兩國也將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第三方合作,並且加速RCEP與中日韓FTA的談判。

由於《中日和平友好條約》在1978年簽訂,使得動盪漂流的中日關係逢8便會迎來停損轉好的時機,1998年和2008年中方領導人訪日時便分別簽署了聯合宣言和聯合聲明,將中日關係分別提上「友好合作夥伴關係」和「戰略互惠關係」。目前各界也推估今年習近平主席訪日除了有可能與日本新任天皇會晤之外,也不排除簽署中日第五份政治文件。

中日關係趨暖向好發展,既有外在壓力也有內生動力。川普上台後採取單邊貿易保護主義,退出TPP多邊經貿機制,改採雙邊談判方式,向包括日本在內的盟國和非盟國施壓,並且要求軍事盟國提高美軍費用的分攤比例,使得多邊經貿機制遭受嚴重挑戰。事實證明,日本一邊倒地「靠美抗中」,不僅使日本企業失去中國廣大市場的利益,而且川普也不會因此在經貿議題和軍費問題上放過日本。如今日本官方和民間企業已深刻認識到,中日兩國互鬥實在不如協調合作。

北京在鞏固中日關係、管控中日分歧問題上,則具有大戰略布局的深意。中美貿易談判正進入最後尾聲,而中日兩國分別作為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經濟體,深化中日經貿合作可以減輕中方與美方談判的壓力。

而中日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第三方合作,也有助於對沖美國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壓迫和阻撓。此外,北京也有意「拉日孤台」,有效阻截日本對台獨集團的政治、經濟和軍事支持。

安全戰略互疑加深

短期內中日關係趨穩似成定局,但中長期來看基礎脆弱的中日關係仍然潛藏許多不穩定風險,除了歷史問題和釣魚台紛爭之外,日本右翼試圖修憲成為「正常國家」並且將自衛隊轉型成「正常軍隊」,是中日關係之間最大的未爆彈。

此外,在雙方政經關係向好下,中日安全困境也只能緩解而無法破除,兩國實際上均將對方視為假想敵。

尤其日本在去年底通過新版《防衛計畫大綱》和《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畫》,藉由惡意渲染中國軍事威脅來合理化和強化自衛隊的軍事布局,並且在第一島鏈西南諸島方向軍事動作頻頻,從而加深中日之間的安全戰略互疑。

當前日本計畫將自衛隊戰機全面升級為第五代F-35系列,並且將「出雲號」護衛艦改裝成所謂「多用途母艦」,讓F-35戰機能夠垂直起降,其實質便是將其「航母化」。此外,日本將於宮古島、奄美大島、石垣島,以及距離台灣僅有100多公里的與那國島全面部署警備部隊,以及地對空和地對艦飛彈,並逐一修築軍用機場跑道。更甚者,日本還將仿效美國在2022年建成「太空部隊」,監控太空威脅以及提升太空戰力。

上述計畫實質上已具有強烈的進攻性,日本「假防衛之名、行進攻之實」,不斷突破和平憲法的「專守防衛」限制,未來勢必將衝擊東亞安全與和平,也為中日關係埋下隱患。(作者為中山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研究員)

#談判 #中日關係 #軍事 #合作 #北京 #一帶 #中日兩國 #國家 #經貿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