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的首要目標是保護及促進經濟復甦,此乃無庸置疑。但近期聯準會卻更關注推高通膨及通膨預測,相關措施包括轉為採用「平均通膨目標」——也就是聯準會需要確保通膨於一段時間內高於目標水平,以抵銷其他時期通膨低於目標水平的影響。

為何當前聯準會如此擔憂通膨?過去幾年,即使通膨一直低於目標水平,聯準會仍優先推進貨幣政策正常化並堅持升息。在我們看來,這已令聯準會在達成通膨目標方面的公信力遭到質疑,並導致通膨預測低於聯準會的理想水平。鑑於貨幣政策正常化目標已經達成,聯準會現正重新專注於通膨問題,目標是推動通膨預測回升。

然而,聯準會能否實現這個目標仍值得商榷。這主要是因為過去幾年,聯準會一直忽視通膨目標,導致其公信力受損。行動勝於雄辯——鑑於聯準會種種舉動持續令市場質疑其能否兌現推高通膨的承諾,聯準會或需採取具體行動來推升通膨,方能重塑公信力。

在當前環境下,平均通膨目標明確顯示聯準會應降息。即便是預測美國經濟將持續增長,失業率亦將持穩,聯準會的通膨預測從未高於2%。就算上述預測準確,有關通膨的預測,仍將低於2%的平均通膨目標;而在通膨預測低於目標水平時,聯準會通常會放寬貨幣政策。

問題在於,在當前環境下降息,將與聯準會的眾多政策取向背道而馳。首先,就其雙重目標而言,聯準會更專注於促進就業。當失業率低於4%,聯準會一般不會降息。其次,聯準會通常預期通膨會往上走,故調高通膨預測對聯準會來說,是實現平均通膨目標一個比較簡單的方法。事實上,這也是過去幾年聯準會的一貫做法。最後,聯準會官員仍未明確表態他們現已準備好承擔重大政策風險。而且,鑑於他們或許得冒險實施有關政策以應對下一次經濟衰退,因此就目前而言,保留政治和社會資本,要比推高通膨零點幾個百分點更可取。雖然聯準會仍有可能改變上述取向並且降息,但這個結果勢必會令市場非常意外。畢竟,目前公開市場委員會成員仍一致預測不會降息。

即使聯準會採取具體行動支撐通膨,那是否足以推高通膨預測,仍屬未知。過去幾年,某些國家央行曾先後嘗試調高通膨預測,有的是以改變措辭為主(如聯準會用「對稱性」來形容通膨目標),或是推出更實質性的措施(如日本央行實施「火箭砲」的量化寬鬆政策,當中包括引入負利率、無限期量化寬鬆政策及激進的前瞻性指引)。然而,以上種種做法推出後,通膨預測均在短暫走高後回落,主要原因似乎在於實際通膨未見起色。

因此我們認為,通膨預測能否走高取決於兩方面因素。首先,聯準會須願意透過實際行動(即降息)實踐新策略,以支撐通膨。其次,聯準會需把握機會推高實際通膨。若這兩者兼備,通膨預測或將上升。否則,聯準會的新平均通膨目標策略,也可能和近年其他央行上調通膨預測的下場類似,令人大失所望。

#降息 #通膨預測 #聯準會 #通膨 #行動 #平均 #推高 #政策 #目標 #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