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歐洲貨幣政策偏向鴿派,有利降低高收債利率風險,惟美歐3月製造業PMI數據皆不如預期,且德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亦跌破0%,市場對於後續景氣疑慮再次升溫,使得美銀美林全球高收益債指數近期利差擴張。

日盛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劉文茵指出,觀察美銀美林全球高收益債指數自2000年以來至2018年表現,第二季平均報酬率達2.1%,主因第二季市場多由需求面主導,順第一季升勢續向上行,持續看好全球高收益債券後市表現。

台新優先順位資產抵押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邱奕仁表示,歐洲央行已表明將於9月重啟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TLTRO)及美國最新點陣圖顯示今年恐不升息,而利率期貨顯示,市場預期今年第四季甚至會降息1碼,全球兩大主要央行趨向鴿派,加上中美貿易邁向和解,皆有利高收益債利差收窄,優先擔保高收益債將更為搶手。

第一金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呂彥慧表示,高收債因為高殖利率與存續期間短的特性,在全球進入微利、甚至負利率時代,擄獲不少投資人目光。

呂彥慧認為,在美國暫緩升息、經濟未出現衰退下,全球高收債仍具有一定的投資價值。以美高收債經驗為例,當美國GDP介於0~2.5%之間,出現正報酬的機率80%,整體平均報酬率為5.15%,表現不俗。

駿利亨德森企業信用投資組合經理人Tom Ross指出,與美國高收益債相比,經過信評調整過後,歐洲高收益債的投資吸引力優於美國高收益債,且在全球維持低利,全球央行沒空間升息,全球投資人積極追求收益下,歐洲高收益債的吸引力更獲得推升。

#歐洲高收益債 #升息 #高收債 #高收益債 #呂彥慧 #利率風險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