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籍藝術家卡佑民,來台定居了11年,去年他與另一位法籍攝影師包德納開始進行一系列的「神明計畫」,卡佑民以他持續嘗試的負片來呈現台灣佛道教神明,不少台灣觀眾往往向他反應「感覺很神祕」,而他則以這一系列作品來展現外國人看來意外而有趣的宗教文化。

「我們西方人到了台灣,到處看到滿都是人、熙熙攘攘的宮廟,心裡面在想為什麼在文明程度差不多的地方,當地人還可以那麼寄託於宗教?」卡佑民指出,歐洲社會裡2000多年來宗教信仰就是很單一的天主教,現代社會裡的習慣,如周日放假或捏麵包前用刀在麵包上畫十字,乃至宗教禁止人民多洗澡而發明的香水,都與宗教有關。然而「從工業革命起始,天主教就開始沒落,科學不斷地解釋人類的疑問,人類越來越不需要靠上帝了。」

卡佑民對於台灣的宗教文化至今深入庶民生活,興起了他「神明計畫」的創作,而以負片表現,他指出:「我們人類生活的環境需要暖和,周圍的顏色也就需要暖色為主我們才活得舒服,所以轉換成負片之後一切變成冷色,這的確讓我的創作帶有幾份神祕,有點像『陰間』的表現。」

26日起他的《眩光豔彩》新作展,將以新的負片手法展示靜物、神明。

#宗教 #計畫 #創作 #台灣 #卡佑民 #人類 #神明 #負片 #天主教 #神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