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外匯市場的焦點,預期將會是全球央行貨幣政策同步轉向寬鬆的後續效應。美國聯準會在3月利率會議表示今年暫停升息,同時將在9月結束資產負債表緊縮計畫,並下調經濟成長預估。

隨著美國2017年的減稅政策效果遞減,以及聯準會自從2015年12月以來的升息步伐和全球貿易的不確定性,抑制了企業投資。雖然仍預估美國今年經濟成長可望達到2.1%,仍高於長期平均1.9%,但較2018年的2.9%下滑;此外,美國與其它國家的利率差異不再擴大,甚至開始收窄(見圖),不再支持美元一枝獨秀,預期美元走勢將見頂回落。

主要貨幣當中,相對看好英鎊表現,渣打集團投資研究團隊認為,英國「無協議脫歐」的風險不高,更可能出現的情況是英國進一步推遲脫歐期限,甚至舉行二次公投(近期媒體報導顯示英國有超過500萬公民聯署要求取消脫歐,後悔脫歐的情緒正在升高)。基本面而言,英國經濟數據表現並不差:3月份失業率來到3.9%,為45年新低;每小時薪資成長3.4%,比美國3.2%還要好;英國3月份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55.1創13個月新高;此外,在全球央行都轉向降息的背景下,英國央行是少數市場預期下一步可能會升息的主要央行。由於英鎊受到政治消息影響價格遭到低估,短線英鎊兌美元的支撐位預期將保持在1.29~1.30之間。待脫歐問題淡化,價格可能突破1.33,中期而言,可能向上挑戰1.40~1.43價位。

歐元方面,雖然近期歐元區經濟數據仍顯疲弱,不過預期歐洲央行更加溫和的立場將支持歐洲經濟在下半年復甦,加上英國硬脫歐風險不高,以及中國刺激措施也可能有助在短期內提振歐元區出口信心。事實上,歐元區2月份失業率7.8%,為十年來最低,預期歐元將於下半年受惠經濟成長前景改善而有所支撐。

儘管近期歐洲總經數據疲弱,但市場可能已過度悲觀,後續數據優於預期的機率攀升。4月28日西班牙國會選舉、5月23日歐洲議會選舉,以及美國汽車關稅威脅是短線上的不確定因素,因此歐元有可能先測試今年3月份的低點1.118,但預期隨後將回升,並向上挑戰1.145的壓力區。

美中貿易談判可能已接近達成協議,已扭轉人民幣去年疲軟的走勢。中國政府計畫實施的財政刺激,例如減稅降費及寬鬆的貨幣政策(預期存款準備金率仍有150個基本點的下調空間),預估將支持今年中國GDP成長6.4%。加上中國股票及債券將逐漸納入國際指數,中長期而言,預期從海外流入的被動資金將支撐人民幣表現。短期內,預計美元兌人民幣將落在6.60~6.80 的區間,而美元中期走弱及貿易談判積極的結果可能促使人民幣挑戰6.50價位。

商品貨幣澳幣則是受到澳洲國內經濟成長放緩、澳洲央行轉向寬鬆貨幣政策,以及房價可能進一步下跌從而影響民間消費,使得澳幣承壓。不過國際原物料價格普遍走揚,同時中國的經濟刺激措施可能在一定程度支持澳幣。短期而言,澳幣兌美元在今年低點0.68有強勁支撐,而上方0.72~0.74區間有較大壓力。

至於國人關注程度也很高的日圓,則受到全球央行同步轉向寬鬆、中美貿易談判接近達成協議,使得日圓避險需求降溫,而且預期日本央行將保持寬鬆貨幣政策以抵消預定在今年10月份上調消費稅的影響,恐將壓抑日圓表現。不過全球政經局勢仍舊動盪,使得日圓偶爾能獲得避險需求的支撐;美日利差縮小讓日圓走勢有所支撐,中期而言,預計美元兌日圓將保持在105~113的區間。

#成長 #經濟 #經濟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