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任總統的表現圖╱本報資料照片
近三任總統的表現圖╱本報資料照片

新唐書於黃巢列傳裡反省唐朝的傾覆,最後總結:「唐亡諸盜皆生於大中之朝,太宗之遺德餘澤去民也久矣。而賢臣斥死,庸儒在位,厚賦深刑,天下愁苦,方是時也,天將去唐。」

■我國為加入世貿組織(WTO)於1990年提出申請,1992年我申請案獲受理開始展開諮商,總計進行200餘場雙邊諮商,11次工作小組會議,終於在2001年11月於卡達首府杜哈召開的部長會議獲通過,次年正式入會。

新唐書對於唐代覆亡,寫道:「唐亡諸盜皆生於大中之朝,太宗之遺德餘澤去民也久矣。」大中是唐宣宗的年號,西元850年前後,宣宗之後又經過半個世紀、四位君王才亡國。這告訴我們國勢的興衰往往取決於一、二十年來的政治作為,為政者不可不慎。

國勢如此,經濟發展亦然,1980~1990年代被稱為台灣美好的年代,這是拜早年政策運用得法,而2000年以來之所以每況愈下,這當然也是長期施政不力所致。對於今日台灣經濟不振,韓國瑜日前指近三任總統有責任,此言不差,然而認真說,2000年之前的執政者也難辭其咎。

因為經濟發展是連續的過程,每個階段所做的決策不只影響當年,也會影響日後,例如1960年代修訂獎勵投資條例、設置加工出口區、1980年設置新竹科學園區,這些決策的影響直到今日,若非當年這些正確的決策,如何能於日後創造薪資倍增的美好年代?

同樣1990年代台灣尋求加入世貿組織(WTO),歷十年談判終於在2002年入會,此一決策及努力,讓業者取得了更好的外貿環境,也影響了隨後台灣的外貿發展,決策的重要,於此可知。

有趣的是,當年入會(WTO)決策及兩百餘次雙邊諮商全是在國民黨執政時期完成的,而入會案卻是在民進黨執政時通過的,由此可知,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期間的台灣經濟,仍受惠於國民黨昔日的努力,這也說明每任政府的成績是昔日施政累積的結果,而每任政府的決策又將影響隨後十年、二十年的經濟走勢,總統的重要,於此可知。

因此,我們很難劃定界線說哪一任總統表現的特別好,或哪一任表現的特別差,因為也許他的好成績只是收割前一任的努力,而他的壞成績也可能只是概括承受前一任的錯誤決策,這個道理至為淺顯。

遺憾的是,在韓國瑜批評近三任總統搞殘台灣經濟之後,執政的民進黨馬上發布新聞稿指韓市長只說對了三分之一,然後援引數據把台灣今天經濟停滯的責任全數推給前總統馬英九,這些批評充滿情緒,不但顯示其對經濟發展連續性的無知,也顯示其對台灣經濟的缺乏了解,執政黨的格局如此,實令人擔憂。

更令人擔憂的是,為了讓數據呈現出蔡總統執政的三年(2016~2018)優於馬總統執政的八年(2008~2015),其在經濟成長率方面援引季資料、在外商投資、實質薪資又援引年資料。然而,如此援引片面的數據,到底能證明什麼?寥寥三項數據除了取悅蔡總統之外,完全無法窺知台灣今日的困境。

我們若以執政黨所取的分界點,循年資料來看一下近三任總統表現,其實會發現馬總統、蔡總統的成績平分秋色,在經濟成長率方面,馬總統平均2.8%略勝蔡總統的2.4%,民間投資、投資率也小贏,但在民間消費及輸出則小輸,然而整體而言,表現皆與2000年之前相去甚遠。

老實講,我們該看的不是馬、蔡誰表現得好,而是去深究近二十年來何以台灣經濟走勢日疲,從而加以改善,這才是正道,這才是今日執政黨該有的格局,為政者如此糾纏於政治恩怨,台灣的未來實令人憂心。

#決策 #三任 #總統 #台灣經濟 #表現 #執政 #經濟 #成績 #台灣 #援引